美高梅官方app《脾胃论》学术观念初探

金代李杲著本书,创“内伤脾胃,百病由生”之说。提出饮食不节伤胃,形体劳役伤脾,喜怒忧恐损耗元气,气血不和而内伤脏腑经络,导致脾胃病;六淫外感致病也多有脾胃气虚、元气不足的内因。强调脾胃是元气之本,是精气升降的枢纽。治疗脾胃病,应重视升发脾之阳气,喜用升麻、柴胡类药;并注意潜降阴火,相反相成。首创甘温除大热治法,指出“辛甘温之剂,补其中而升其阳,甘寒以泻其火则愈”,代表方为补中益气汤。

经义

中医美容附属于中医药学发展而来, 其历史悠 久并具有坚实的理论基础,
主要是根据中医理论的 指导, 采用中药调理脏腑、 调节阴阳, 达到美容养
颜、 祛斑除皱、 延缓肌肤老化进程的目的。 现代美容 多采用西医的外治疗法,
虽见效快, 但疗效不稳定, 文献也屡见其不良反应的报道, 而中医美容采用内
调法治疗, 不良反应小, 而且疗效持久稳定, 已受到 广大学者的关注和研究。
如何继承中医学家的医疗 思想和临床经验, 已成为当前研究中医美容理论的
焦点。 身为金元四大医家之一的李东垣在《黄帝内 经》 《伤寒论》
的基础上丰富了脾胃学说, 并著有 《脾 胃论》 , 主张补脾胃、 升阳气,
提出了 “内伤脾胃, 百 病由生” 的论点, 强调 “人以胃气为本” , 胃气充盛
则元气充足, 若胃气伤, 则五乱互作, 害人五脏。 李
东垣强调调理脾胃的重要性, 认为 “脾胃是元气之 本”
“脾胃是人体精气升降的枢纽” ; 而 “内伤脾胃, 百病由生” , 可运用
“补中益气、 益气活血” 等独特的 治疗方法。 现在学者普遍认为,
中药美容的机制主要 是通过促血液循环、 减少黑色素生成来改善肤色, 以
及通过抗氧化来保护肤色等, 因此, 本文将从李东垣
脾胃学说并结合中医药美容的机制对当前中医美容
理论的应用进行新的探讨。脾胃学说对改善肤色的指导作用中医讲究望闻问切,
一般可通过望诊, 即从人的 面色面容方面看人的气血盛衰情况。 古语有白绢裹
朱砂之说, 即健康的肤色应是白里透红。 从现代医学
角度来说就是血液流通顺畅的情况与肤色的健康相 关,
人体面部肤色在血气充足的情况下才能表现红 润的健康状态;
血量不足或血流不畅将导致面色晦 暗, 甚者色素沉着, 暗沉生斑。
从中医学角度而论, 脾 虚则化生无力, 不能化生精微, 使水湿上泛, 与风寒
之邪相搏; 或因气机郁滞, 郁久化瘀, 脾虚则推动气 血力弱, 致气血亏虚,
肌肤失养, 使颜面气血失和而 使色素沉着、 瘀阻成斑。“脾胃为气血化生之源”
, 脾胃功能健运, 化水 谷为精微物质输送到全身, 则气血旺盛, 可见肌肤红
润富有弹性; 反之, 脾失健运, 水谷不化, 气血津液 不足, 不能濡养颜面,
可见面色淡白, 萎黄不泽, 或面 如土色, 暗淡无光, 或肌肤皱褶,
肌肉松弛。 鉴于李 东垣脾胃元气论及肺之脾胃虚论, 认为脾胃是元气 之源,
元气是人身之本, 脾胃伤则元气衰, 元气衰则 可见其他疾病的发生,
而脾胃虚兼见肺病者, 可表现 面色恶而不和, 因此, 有学者提出
“以色治色法” , 即 以药取其色, 以白除黑 [1] 。 根据中医五色归五脏的藏
象理论, 白色属肺, 肺属金; 黑色属肾, 肾属水, 肺为 肾之母,
而脾属土, 脾为肺之母, 因此, 根据 “子病治 母” 的理论,
即可用白色药物治疗色素沉着, 根据历 代美白药物药性归属统计发现,
大部分白色药物入 肺经的同时也归属于脾胃经, 如, 经典方七白膏(白 茯苓、
白附子、 白及、 白芷、 白术、 桃仁、 白蔹、 冬瓜 仁、 辛夷、 细辛)
[2] 。 作为治疗脾胃病的核心方——补中益气汤(黄 芪、 人参、 炙甘草、
当归、 陈皮、 升麻、 柴胡、 白术) 是 “甘温除大热” 的代表方。
因肺为气之本, 脾为肺 之母, 脾胃虚则肺气的生化之源不足, 故用黄芪补肺
气、 益皮毛而固腠理, 辅以人参、 甘草, 泻火热而补脾 胃中的元气。
血为气之母, 气虚日久营血亦亏, 当归和 血调营, 助人参、 黄芪益气养血,
白术燥湿健脾, 亦 可助黄芪补中益气。 陈皮理气和胃, 醒脾调中, 升清
化浊, 气旺则血行, 使黄芪、 人参补而不滞。 同时用以 升麻、
柴胡升举下陷的阳气。 其立方之旨不外乎补脾 益气, 升阳调中, 诸药合用,
使气虚得补, 脾气健运, 升降有序, 气机畅达。 现代方剂学认为,
该方治证系 因饮食劳倦, 损伤脾胃, 以致脾胃气虚、 清阳下陷所 致,
在临床美容应用中证属脾虚健运而使气血不能 上荣于面, 或土虚不能制水,
水气上泛, 气血不能濡煦而使皮肤暗淡者皆可采取健运脾胃的方法使脾升
清功能正常, 进而使清阳上升, 水谷精微上荣头面,
改善肤色。脾胃学说对保护肤色的指导作用现代研究发现,
中药美白的机制是通过抑制黑 色素合成、 抑制酪氨酸酶以及抑制黑色素细胞的增
殖等方法达到美白的效果。 皮肤中的黑色素含量决 定了肤色的深浅, 其中,
酪氨酸酶是黑色素合成的关 键酶 [3] 。 有学者研究表明,
紫外线诱导产生的氧自由 基可促进酪氨酸酶的表达, 使黑色素形成增多, 提示
人体内氧自由基可使皮肤老化加速无光泽, 说明抗氧 化活性对美白皮肤、
保护肤色的重要性 [4] 。 中医认为, 元气是生命活动的源泉, 人的生长发
育和衰老都与之息息相关。 李东垣也提出 “养生当 实元气” 的思想, 又曰:
“真气又名元气, 乃先身生之 精气也, 非胃气不能滋之” , 所以,
现在临床上延缓 皮肤衰老的方法除了补先天之本外, 还可从补后天
脾胃之本入手。 脾为中土, 其病每无定体, 临床中应 考虑到肝、 心、 肺、
肾的有余与不足, 或补或泻, 但必 须抓住脾胃这个重点,
因为五行之间不单存在互藏 的关系, 还有相克的关系, 唯有脏气均、
生化协调, 才会使机体处于一种正常生理状态, 当脏气衰或生 克制化失常时,
就会产生诸多疾病。 《脾胃论》中也 提到: “元气之充足,
皆由脾胃之气无所伤而后能滋 养元气。 若胃气之本弱, 饮食自倍,
则脾胃元气既伤, 而元气亦不能充” 。 由此可见, 元气的盛衰取决于脾
胃的强弱。 一言概之, 脾胃病则元气衰, 元气衰则折
人寿。作为补益脾胃的主方——四君子汤(人参、 茯 苓、 白术、
甘草)奠定了李东垣的脾胃学说。 其脾胃
学说的代表方——补中益气汤是在四君子汤基础上 加减而来,
主要是在脏腑用药法基础上又运用了升 降浮沉补泻用药法, 在治法上更进一步。
近年来, 研 究 [5]美高梅官方app , 表明, 四君子汤具有清除自由基的能力, 可改善
衰老细胞的超微结构, 对延缓衰老以及增强机体免 疫力方面具有显著的作用。
现代药理研究已证实, 甘 草中的活性成分甘草酸具有促肾上腺皮质激素样生
物活性, 其抗炎作用明显, 而单味白术不仅能促进T 淋巴细胞增殖、 分化,
提高机体免疫力, 还能对抗红 细胞自氧化溶血,
具有清除活性氧自由基的作用。 茯
苓的主要活性成分有茯苓多糖类和三萜类化合物, 其主要药理作用有抗炎、
抗衰老、 增强免疫力等, 同 时在保肝、 抗肿瘤等方面也有一定的作用。
对于人参 中美白嫩肤的活性成分尚未确定, 但人参皂苷具有
抑制细胞凋亡的活性, 黄酮类化合物有抗氧化自由 基的作用。
这些药物大多能清除氧自由基, 抑制黑色 素合成, 具有抗炎、 增强免疫功能,
改善物质代谢, 延缓皮肤衰老, 维持皮肤弹性和色泽, 对保护肤色
有一定的作用, 同时能延缓老年机体功能退化和衰 老性疾病的进程。小结综上,
不难发现李东垣在 《脾胃论》中提出的脾
胃学说在美容方面的相关理论虽未形成体系, 但对
中医美容具有很好的指导作用。 总之, 皮肤黯淡无 光、
色素沉着以及皮肤老化褶皱多与人体脾胃功能 失常加速机体衰老的进程有关。
并且其他脏腑的病 变, 将直接或间接导致脾胃功能失常, 从而引发或加
重与脾胃相关的损美性疾病。 因此, 中医美容应当遵 循整体观念,
结合中医药美容机制, 以调节脾胃为中 心, 兼顾其他脏腑功能,
以调和阴阳气血为根本, 做 到治内以养外, 提升美容效果,
进一步展现人的自然 美和健康美。参 考 文 献[1]
邢继霞.取象比类思维方法及其在皮肤病治疗中的应用.
新中医,2013,45:12-13[2]
吕明圣,张旭帆,王瑢睿,等.《备急千金要方》治疗颜面损美
性疾病用药规律初探.河南中医,2015,35:703-705[3] Jung S Y,Jung W S,Jung
H K,et al.The mixture of different parts of Nelumbo nucifera and two
bioactive components inhibited tyrosinase activity and melanogenesis.J
Cosmet Sci,2014,65:377-388[4] Suwannalert P,Kariya R,Suzu I,et al.The
effects of Salacia reticulata on anti-cellular oxidants and
melanogenesis inhibition in alpha- MSH-stimulated and UV irradiated B16
melanoma cells.Nat Prod Commun,2014,9:551-554[5]
雷超,张力华,苏婷.加味四君子汤对衰老大鼠的脾脏及细胞
因子的影响.中华中医药杂志,2014,29:2941-2944 李悦; 朱爱松;

金元四大家之一李杲所著《脾胃论》在《内经》学术理论基础上,论述脾胃与元气关系、脾胃在人体气机升降中作用、脾胃对其他脏腑影响等内容,并阐明了脾胃在人体之重要作用,是李杲倡导脾胃学说之代表作,对后世影响较大。明代医家王肯堂、张介宾、李时珍等,均曾给予《脾胃论》较高评价,值得后学者认真学习研究。

脾胃者,仓廪之官,五味出焉。

李杲认为,脾胃乃元气之府,无所伤始能滋养元气;若伤脾胃之气,则元气不能充,而诸病之所由生。脾胃乃人体气机升降运动之枢纽,后天之本,气血之化源。“胃为水谷之海,饮食人胃,而精气先输脾归肺,上行春夏之令,以滋养周身,乃清气为天者也;升已而下输膀胱,行秋冬之令,为转化糟粕,转味而出,乃浊阴为地者也。”脾胃有伤,上影响于肺,下波及于肾,并涉及大肠、小肠和九窍。所谓胃虚“则五脏六腑、十二经十五络、四肢,皆不得营运之气,而百病生焉”。凡饮食失节、劳役过度所致之内伤病证,宜以补益脾胃为主,尤当升发脾胃之阳,并据此拟订补中益气汤、升阳益胃汤、黄芪人参汤等方,详述其配伍原则、证治及加减应用。又提出“火与元气不两立,一胜则一负”之说,为确立甘温除热法奠定了理论基础。学习《脾胃论》应通读与精读结合,全面领会,重点录要。建议学习重点如下。

○平人之常,气廪于胃。人无胃气曰逆,逆者死。

脾胃虚实传变论

○脾与胃,以膜相连耳,而能为之行其津液。

该论是《脾胃论》全书的纲领,论证了脾胃病的病因、病机不外饮食、劳倦所伤,即使是六淫邪袭,亦都是脾胃元气先虚,而后为之所伤的病理反映。劳倦伤者,有二:一为形体劳累过度,汗泻、精绝而身热心顷,又当溽暑季节,内外热迫,阳亢易怒而昏厥;二为房劳过度,肾精涸竭,阴火内炽而清谷下利,亡血失精等。饮食伤者,亦二:一为脾胃素虚,消化不良,胆腑又失于疏泄之常,而肠鸣泄泻、腹胀后重等;二为饮食失节,伤及胃肠,功能紊乱,而现胸膈痞满、精神困倦等症。东垣之所以主张“升阳益气”者,盖升阳足以御外,益气足以强中。脾胃乃元气之府,元气不足,则谷气下流,营气不濡于经络、脏腑,导致阴火上僭,既要甘温益脾胃中元气,又要佐以甘寒泻阴火而安定心神。正谓“损其肺者益其气,损其心者调其营卫”是也。故所有虚实传变,都应以治脾胃为本。

○饮食劳倦则伤脾。

脾胃胜衰论

○脾病者,善饥,肉痿,身重,足不收,行善
,脚下痛;虚则腹满,肠鸣,飧泄,食不化。

该论阐述脾胃胜衰对心、肺、肝、肾四脏的影响,以“五行学说”分析论述脏与脏之间病机转化之关系,以“运气学说”阐述人与自然环境的关系。从“主气”与“客气”的矛盾双方,对机体病理改变而倡用“升阳”与“泻火”的治疗法则,从而为“补脾胃,泻阴火”治法提供理论依据。

人受气于谷,谷入于胃,以传于肺,五脏六腑,皆赖以受气;其清者为营,浊者为卫。

除此而外,在脾胃虚弱的前提下,督、任、冲三脉受邪,亦可以发病。盖督、任、冲三脉是一源三歧,皆起于会阴。督为阳脉之海;任为阴脉之海;冲为血脉之海,通十二经的气血,贯穿任督,为各脉之要冲,气血赖以营运。如因胃气虚弱,冲脉营运的源头断绝,任、督失养,外邪易于乘虚袭人,故必以扶益胃气为本。

哲言

东垣以五行“生克制化”原理,阐明以脾胃为中心的心、肺、肝、肾五脏病理变化机制。如肺喜清肃,肝喜条达,脾喜温和,心喜舒伸,肾喜润下,反映了五脏生理功能活动的互相联系及特殊性。所以,治疗必须以补益脾胃为主,兼治各脏见症。实际凡是内外妇儿等各科病证的治疗,都与脾胃有一定关联。

胃中元气盛,则能食而不伤,过时而不饥。脾胃俱旺,则能食而肥。脾胃俱虚,则不能食而瘦;或少食而肥,虽肥而四肢不举,盖脾实而邪气盛也。又有善食而瘦者,胃伏火邪于气分则能食,脾虚则肌肉削,即食也。夫饮食不节则胃病,胃病则气短,精神少而生热;胃既病,则脾无所禀受,故亦从而病焉。形体劳役则脾病,脾病则怠惰嗜卧,四肢不收,大便泄泻;脾既病,则胃不能独行津液,故亦从而病焉。大抵脾胃虚弱,阳气不能生长,是春夏之令不行,五脏之气不生,此阴盛阳虚之证。大法云∶汗之则愈。用辛甘之药,当升当浮,使生长之气旺。言其汗者,非正发汗也,为助阳也。

总之,该论概括了脾胃与心、肺、肝、肾四脏相关的发病机制,是以脾胃虚弱而发病为理论中心。心火衰微则火不生土,反之,心火亢盛反伤脾土而生心之脾胃病,脾虚土不生金而生肺之脾胃病,所胜妄行的肝木克伐脾土而生肝之脾胃病,所不胜之肾水反来侮土而生肾之脾胃病。其根源,皆因脾胃元气不足所致病。

○《经》言∶人以胃气为本。盖人受水谷之气以生,所谓清气、营气、卫气、春升之气,皆胃气之别称也。夫胃为水谷之海,饮食入胃,游溢精气。上输于脾,脾气散精,上归于肺,通调水道,下输膀胱,水精四布,五经并行,合于四时五脏阴阳,揆度以为常也。若饮食失节,寒温不适,则脾胃乃伤。喜怒忧恐,损耗元气。脾胃既衰,元气不足,而心火独盛。心火者阴火也,起于下焦,其系系于心,心不主令,相火代之。相火者,下焦包络之火,元气之贼也。火与元气不两立,一胜则一负。脾胃气虚,则下流于肾,阴火得以乘其土位,故气高而喘,身热而烦,其脉洪大而头痛,或渴不止,其皮肤不任风寒而生寒热,此皆脾胃之气不足所致也。然与外感风寒之证颇同而实异∶内伤脾胃,乃伤其气;外感风寒,乃伤其形。伤其外为有余,有余者泻之;伤其内为不足,不足者补之。内伤不足,苟误认外感有余,而反泻之,则虚其虚也。

饮食劳倦所伤,始为热中论

惟当以辛甘温之剂,补其中而升其阳,甘寒以泻其火则愈矣。《经》曰∶劳者温之,损者温之。又云∶甘温能除大热。大忌苦寒,损其脾胃。

该论阐发外感与内伤之别,进而申述内伤饮食劳倦又有实虚之异,故立补中益气汤,是为甘温除热法。在一定条件下,又由“热中”而转化为“寒中”。热中者,阳气有余,阴气不足,嗜食善饥、大便黄如糜粥样、少气、尿色变;寒中者,阴气有余,阳气不足,腹胀痛、食物不消化、肠鸣泄泻。所以,又立权衡加减法,以明病变药亦当变之理。分五段详论:其一,概论脾胃生理功能对机体的重要作用;其二,论述饮食寒温失节和情绪失调,对脾胃功能性病变机制的影响;其三,阐明脾胃受病、脾不生肺、阴火刑肺所表现各种症状;其四,分析内伤脾胃的症状与外感风寒的症状似同实异的特征;其五,脾胃开始受病为热中,当用甘温除热法。总之,皆因脾胃虚弱,则营气不升,谷气下流;下流则阴火被扰,反上乘阳位,侵害脾胃,则土不生金;阴火干犯心包而助心火上盛刑金,所以症状集中于肺,而见气高而喘,身热而烦,皮肤不任风寒而生寒热等。此似外感,实非外感,而是内伤发热。此论为立甘温除热法提供了理论根据,并贯注于《脾胃论》全书之中。

人以水谷为本,脾胃为养生之本,东垣独知其义,发为《脾胃论》,垂惠后世,开导末学之功诚非小矣。

脾胃虚弱随时为病,随时制方

独怪其论中有矛盾之谈,如曰∶饮食失节,寒温不适,脾胃乃伤。此因喜怒忧恐,损耗元气,资助心火,心不主令,相火代之;相火者,下焦包络之火,元气之贼也;火与元气不两立,火胜则乘其土位,所以为病。若此数语,则大见矛盾矣。观其前条,则虑阳气之受伤,故曰大忌苦寒之药。此节又云火胜之为病,更当何法以治之?夫元气既损,多见生阳日缩,神气日消,何以反助心火?脾胃属土,得火则生,何谓火乘土位?且人之元气,本贵清和,寒固能病,热亦能病。然热伤元气,而因劳动火者,固常有之。若因劳犯寒,而寒伤脾胃者,尤酷尤甚。第热证显而寒证隐,故热证易见,而寒证不觉也。真热证犹易辨,而假热证尤不易辨也。矧元气属阳,火其类也,而热为同气,邪犹可制;阴为阳贼,寒其仇也,而生机被伐,无不速亡。故《经》云少火生气,未闻少寒生气也;又云避风如避箭,未闻避热如避箭也。由此观之,则何不曰寒与元气不两立,而反云火与元气不两立呼?再考补中益气等方,每用升、柴,此即培养春生之意;而每用芩、连,亦即制火之意。

大凡脾胃虚弱之人,脾不能助胃以行津液上输于肺,肺气不足,遇暑热太过,损伤元气,而觉疲乏怠惰,嗜睡懒言,四肢无力,精神困倦,两脚痿软、难于起立,早晚低温,指趾发冷,太阳升高,气候温暖,身热似烤,皆为阴阳气血之不足所致。故阴气虚而手足热,为之“热厥”;阳气虚而四肢逆冷,为之“寒厥”。或口不知味,视物恍惚,小便频数,大便秘结,胃痛及胁,脐周束急、甚如刀刺,胸中闭塞,时显呕哕,咳喘痰嗽,口沃白沫,舌胖强硬,腰背肩胛眼皆病,头痛时作,食少即饱,自汗尤甚,洒淅恶寒,皆天气之热助本病也。乃肺与大肠,为热所乘而作。当先助元气,理庚辛之不足,立黄芪人参汤主之。方义精确,化裁灵变,耐人品味,妙在其中,精读自悟。

第以二、三分之芩、连,固未必即败阳气;而以五、七分之参、术,果即能斡旋元气呼?

大肠小肠五脏皆属于胃,胃虚则俱病论

○脾胃有病,自宜治脾胃。然脾为土脏,灌溉四旁,是以五脏中皆有脾气,而脾胃中,亦皆有五脏之气,此其互为相使,有可分而不可分者在焉。故善治脾胃者,能调五脏,即所以治脾胃也。能治脾胃,而使食进胃强,即所以安五脏也。今人止知参、苓、枳、术、山楂、麦芽、神曲、浓朴之类,乃为脾胃之药,而不知风寒湿热,皆能犯脾,饮食劳倦,皆能伤脾。如∶风邪胜者,宜散之;寒邪胜者,宜温之;热邪胜者,宜寒之;湿邪胜者,宜燥之;饮食停积者,宜行之;劳倦内伤者,宜补之。然脏腑虽分十一,而同有阴阳,同此血气。矧太阴常多血少气,阳明常多血多气,使此中之血瘀,则承气、抵当之类,总属脾胃之药;使此中之血虚,则四物、五物、理阴、五福之类,又孰非脾胃之药乎?再若五脏之邪,皆通脾胃,如肝邪之犯脾者,肝脾俱实,单平肝气可也;肝强脾弱,舍肝而救脾可也;心邪之犯脾者,心火炽盛,清火可也;心火不足,补火以生土可也。肺邪之犯脾者,肺气壅塞,当泄肺以苏脾之滞;肺气不足,当补肺以防脾之虚。肾邪之犯脾者,脾虚则水能反克,救脾为主;肾虚则启闭无权,壮肾为先。至若胃司受纳,脾主运化,若能纳而不化,此脾虚之兆易见;若既不能纳,又不能运,此脾胃之气俱已大亏,即速用十全大补、六味回阳等剂,尤恐不及,而尚欲楂、苓、枳、术,冀为脾胃之永赖乎?

该论之关键核心是胃虚“则五脏六腑、十二经十五络、四肢,皆不得营运之气,而百病生焉”。百病为标,胃虚为本。“治病必求于本”。五脏不和调于胃,胃和则五脏安。故应抓住“胃虚”这个关键,补脾胃为法,诸病各随其症,主方稍佐他药,皆可迎刃而解。

是以脾胃受伤,但使能去其伤者,即是脾胃之药。此中理奥机圆,诚有非言能尽悉者也。

脾胃虚则九窍不通论

脾胃之论,莫详于东垣。所着补中益气、调中益气、升阳益胃等汤,诚补前人之未备。察其立方之意,因以内伤劳倦为主;又因脾乃太阴湿土,且胃阳衰者居多,故用参、
以补中,二术以燥湿,升、柴升下陷之清阳,陈皮、木香理中宫之气滞,脾胃合治,用之得宜,效诚桴鼓。盖东垣之法,不过详于治脾,略于治胃耳。

该论论述了脾胃虚则九窍不通之道理。所谓“成形始于精,养形在于谷”。真气乃先身生之精气,亦名元气,非胃气不能滋之。水谷之气是化生营气、运气、生气、清气、卫气、阳气的物质基础,与上、中、下三焦之气相通。故诸气之名异实同,皆水谷之化,胃气之异名耳。

后人宗其意,竟将脾胃总论,即以治脾之药笼统治胃。

胃虚元气不足,诸病所生论

今观叶氏书,始知脾胃当分析而论。盖胃属戊土,脾属己土,戊阳己阴,阴阳之性有别也。脏宜藏,腑宜通,脏腑之体用有殊也。若脾阳不足,胃有寒湿,一脏一腑,皆宜于温燥升运者,自当恪遵东垣之法。若脾阳不亏,胃有燥火,则当遵叶氏养胃阴之法。观其立论云∶纳食主胃,运化主脾;脾宜升则健,胃宜降则和。又云∶太阴湿土,得阳始运,阳明燥土,得阴自安,以脾喜刚燥,胃喜柔润也。仲景急下存津,其治在胃;东垣大升阳气,其治在脾。此等议论,实超出千古。故凡遇禀质木火之体,患燥热之证,或病后热伤津液,以致虚痞不食,舌绛咽干,烦渴不寐,肌燥
热,便不通爽,此九窍不和,都属胃病,岂可以
、术、升、柴治之乎?所谓胃宜降则和者,非辛开苦降,亦非苦寒下夺,以损胃气,不过甘平,或甘凉濡润,以养胃阴,则津液来复,使之通降而已矣。此义即宗《内经》所谓六腑者,传化物而不藏,以通为用之理也。总之,脾胃之病,虚实寒热,宜燥宜润,固当详别,其于升降二字,尤为紧要。盖脾气下陷固病,即不下陷,但不健运,已病矣。胃气上逆固病,即不上逆,但不通降,亦病矣。

东垣从“大肠小肠五脏皆属于胃,胃虚则俱病”、“脾胃虚则九窍不通”、“胃虚脏腑经络皆无所受气而俱病”认为胃虚、脾胃虚是诸病发生发展的根本所在,并因此而导致阴阳失调,邪乘虚人,进一步提出“胃虚元气不足诸病所生论”。反复推究,饮食劳役损伤脾胃,自汗伤气耗津、阳明化燥伤津、外感病伤津皆能导致胃虚元气不足,引起各种疾病的发生发展。所谓“四时百病,胃气为本”,给后人很大的启发。

东垣治脾胃之法,莫精于升降。夫升降之法易知,而升降之理难明。《经》曰∶脾胃者,仓廪之官,五味出焉。盖脾主运化,其用在于无形,其属土,地气上腾,然后能载物,故健行而不息,是脾之宜升也明矣。

学习《脾胃论》的目的,既要全面继承、重点领会实质内容,还要学会临证应用。如掌握补中益气汤、黄芪人参汤、清暑益气汤组方理论依据、方义、加减变通之意义,活用于临床;把握“补脾胃,泻阴火”的内涵,进而拟订新方、创新应用等等。

胃者,水谷之海,容受糟粕,其主纳,纳则贵下行,譬如水之性莫不就下,是胃之宜降也又明矣。又曰∶清气在下,则生飧泄;浊气在上,则生
胀。夫清气何?盖指脾气而言,不然何以在下则飧泄也?其浊气何?盖指胃气而言,不然何以在上则
胀也?是非可为脾升胃降之一确证欤。由此而推,如仲圣所立青龙、越脾等方,即谓升脾之清气也可;所立三承气诸方,即谓降胃之浊气也无不可。

阴阳交而天地泰,精气合而入身安,人身一小天地,精气二字从米,是精气皆生于米也。故曰∶得谷者昌,失谷者亡。人之所恃以生者,精气也,卫气也,营气也。精气从肾所生,卫气从肺所生,营气从肝、心所生,三者之气,虽各有所自,然合而一之,则均以脾胃为本。

《经》曰∶脾者孤脏,以灌四旁。又曰∶五脏者,皆禀气于胃。故古人有补肾不如补脾之论也。

凡病颠倒难明,必从脾胃调理。

○清阳下降,则水火不交而成痞;心肺为邪火所迫,渐至血枯。《经》云∶地气上为云,天气下为雨。人身阳气升腾,则气降而为血,故补肾以滋阴,不若补脾以升阳。

○东垣云∶补肾不若补脾。论水生木而言,试观江、河、塘、海场,未见生木;木赖土生,土先克水,滋生元气,则木有生生之意。

脾虚少食,弗可克伐,补之自然能食。东方之仇木宜安,恐木实则侮土而厥张。西方之子金宜顾,恐子虚则窃母气以自救。至若下焦少火,实为生气之元。中央土虚,必须补母。

余于脾胃,分别阴阳水火而调之。如不思食,此属阳明胃土受病,须补少阴心火,归脾汤补心火以生胃土也。能食不化,此属太阴脾土受病,须补少阳相火,八味丸补相火以生脾土也。若理中汤用干姜,所以制土中之水也。建中汤用白芍,所以制土中之木也。黄
汤所以益土之子,使其不食母气也。六味丸所以壮水之主也,八味丸所以益火之原也。

今人只知脾胃虚则当补,补之不应,则补其母,如是足矣。而不知更有妙处,补肾是也。脾土克肾水,不相为用,如何反补其所胜,以滋肝木乎?曰∶不然,此其妙正在相克处也。五行以相克为用,今且以水与土言之,水不得土,何处发生?何处安着?土不得水,却是一个燥坌物事,如何生出万物来?水土相滋,动植化生,此造化相克之妙。而医家所以谓脾为太阴湿土,“湿”之一字,分明土全赖水为用也。故曰∶补脾必先补肾。

至于肾精不足,则又须补之以味,故古人又谓补肾不若补脾。二言各有妙理,不可偏废也。

水者,先天之本,水旺则阴精充而上奉,故可永年,则补肾宜急也。土为后天之本,土衰则阳精败而下陷,故当夭折,则补脾宜急也。薛立斋深明此义,多以六味地黄汤壮水,为奉上之计,兼以补中益气汤扶土,为降下之防。

○今之明者,知保脾矣。然四君之甘温,能守而不能走,或以二陈燥湿,或以木香破滞,或以砂仁醒脾,或以神曲去旧生新,补而兼之以行,则补者方可成功。若不明此,而一于补,则脾胃湿热,固结不散,呕吐泻利,胸膈饱闷,其能免乎?

中州为元气之母。俗云气无补法,此为气实者言之。如脾虚正气不行,邪着为病,当调理中州,复其健运之职,则浊气降而痞满除。如不补气,气何由行?

○补脾胃药内,必用心经药者,以火能生土也,故古方用益智仁,正合此意。

常见脾虚之人,大病之后,补以参、术则腹胀,消以枳、朴则便泻,惟用焦术以健脾,加丹参以生新血,佐鸡内金、五谷虫、砂仁、陈皮、茯苓、麦芽、锅粑粉以化食,每每获效。

阴虚火动,脾胃衰弱;阴者水也,脾胃者土也。土虽喜燥,然太燥则草木枯槁;水虽喜润,然太润则草木湿烂。是以补脾滋肾之剂,务在燥湿得宜耳。

○脾虚气短,不能以续,变作喘促,尚用降气定喘之药;脾虚卫气不行,变为浮肿,尚用耗气利水之药;脾虚郁滞,变作寒热,尚用外感表散之药,虚而益虚,真气尽矣。

脾旺则饮食运动,脾衰则运动迟难。凡人食后神倦欲睡者,脾气馁而不能运动故也。

胃中之阳,能化津液以归肺者,全藉脾阴转输之力。脾阴不足,则胃中之火,莫非心火,壅而上行,生金者从此刑金。脾阴得复,胃中之心火自平也。

不问阴阳与冷热,先将脾胃与调和。

百凡治病,胃气实者,攻之则去,而疾易愈。胃气虚者,攻之不去。盖胃本虚,攻之而胃气益弱,反不能行其药力,而病所以自如也,非药不能去病也,胃气不行药力故也;若峻攻之,则元气伤而病益甚;若不知机,攻尽元气则死矣。如虚热者,服寒凉之药,而热反盛,何也?《经》曰∶服寒而反热者奈何?岐伯曰∶不味旺,是以反也。胃气实者,虽有病不攻自愈。故中医用药,亦常效焉。观夫藜藿常病不药自愈可知矣。故云∶治病不察脾胃之虚实,不足以为太医。

脉候

脾气伤者,脉浮大而无力;胃气伤者,脉沉弱而难寻,此皆不足之脉,易于寻按者也。更有脉大、饱闷,有似食滞,此乃脾虚而见假象,即洪大之脉阴必伤,坚强之脉胃必损也。

附方

八仙糕
调理脾胃之仙方。茯苓、山药、苡仁、莲子、砂仁、芡实、扁豆、谷芽。八味制末,加炒陈米一升,磨粉和入,再加洋糖,做成糕样,早晏随食。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