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官方app】杂阿含经论简要介绍

持準提咒迴向消業生西

離奇因果談

雜阿含經論簡介

唐罽賓國三藏般若奉詔譯 大方廣佛華嚴經普賢行願品唐罽賓國三藏般若奉詔譯
爾時,普賢菩薩摩訶薩,稱讚如來勝功德已,告諸菩薩及善財言:『善男士!如來功德,若是十方一切諸佛,經不可說不可說佛剎極微塵數劫,相續演說,不可窮盡!若欲形成此功德門,應修十種廣大行願。何等為十?一者、禮敬諸佛。二者、稱讚如來。三者、廣修供養。四者、懺悔業障。五者、隨喜功德。六者、請轉法輪。七者、請佛住世。八者、常隨佛學。九者、恆順眾生。十者、普皆迴向、善財白言:「大聖!云何禮敬以致迴向?」普賢菩薩告善財言:「善哥们!言禮敬諸佛者,全体盡法界、虛空界,十方三世一切佛剎,極微塵數諸佛释迦牟尼佛,笔者以普賢行願力故,深心信解,如對近来,悉以清淨身語意業,常修禮敬。一一佛所,皆現不可說不可說佛剎極微塵數身。一一身,遍禮不可說不可說佛剎及微塵數佛。虛空界盡,我禮乃盡,以虛空界不可盡故,小编此禮敬無有窮盡。如此以至眾生界盡,眾生業盡,眾生煩惱盡,小编禮乃盡。而眾生界以至煩惱無有盡故,小编此禮敬無有窮盡。念念相續,無有間斷,身語意業,無有疲厭。
復次,善男子!言稱讚如來者,全部盡法界、虛空界,十方三世一切剎土,全体極微一一塵中,都有整个世間極微塵數佛;一一佛所,都有菩薩海會圍繞。作者當悉以什么深勝解,現前知見,各以出過辯才天女微妙舌根,一一舌根,出無盡音聲海,一一音聲,出成套言辭海,稱揚讚嘆一切如來諸功德海。窮未來際,相續不斷,盡於法界,無不周遍。如是虛空界盡,眾生界盡,眾生業盡,眾生煩惱盡,作者讚乃盡。而虛空界以至煩惱,無有盡故,小编此讚嘆無有窮盡。念念相續,無有間斷,身語意業,無有疲厭。
復次,善男子!言廣修供養者,全部盡法界、虛空界,十方三世一切佛剎極微塵中,一一各有整整世界極微塵數佛,一一佛所,種種菩薩海會圍繞。作者以普賢行願力故,起深信解,現前知見,悉以上妙諸供養具而為供養。所謂華雲、鬘雲、天音樂雲、天傘蓋雲、天衣性格很顽强在山高水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雲、天種種香、塗香、燒香、末香,如是等雲,一一量如須彌山王。然種種燈,酥燈、油燈,諸麻油燈,一一燈柱如須彌山,一一燈油如大海水。以如是等諸供養具,常為供養。善男生!諸供養中,法供養最。所謂如說修行供養,收益眾生供養,攝受眾生供養,代眾生苦供養,勤修善根供養,不捨菩薩業供養,不離菩提心供養。善男生!如前供養無量功德,比法供養一念功德,百分比不上一,千分不比一,百千俱胝这由他分、迦羅分、算分、數分、喻分、優波尼沙陀分,亦不如一。何以故?以諸如來尊重法故。以如說行,出生諸佛故。若諸菩薩行法供養,則得实现供養如來。如是修行,是真供養故。此廣大最勝供養,虛空界盡,眾生界盡,眾生業盡,眾生煩惱盡,笔者供乃盡,而虛空界以致煩惱不可盡故,笔者此供養亦無有盡。念念相續,無有間斷,身語意業,無有疲厭。
復次,善男子!言懺悔業障者,菩薩自念:我於過去無始劫中,由貪嗔癡,發身口意,作諸惡業,無量無邊。若此惡業有體相者,盡虛空界不可能容受。笔者今悉以清淨三業,遍於法界極微塵剎一切諸佛菩薩眾前,誠心懺悔,後不復造,恆住淨戒一切进献。如是虛空界盡,眾生界盡,眾生業盡,眾生煩惱盡,笔者懺乃盡,而虛空界以至眾生煩惱不可盡故,我此懺悔無有窮盡。念念相續,無有間斷,身語意業,無有疲厭。
復次,善哥们!言隨喜功德者,全体盡法界、虛空界,十方三世一切佛剎極微塵數諸佛如來,從初發心,為一切智,勤修福聚,不惜身命,經不可說不可說佛剎極微塵數劫,一一劫中,捨不可說不可說佛剎極微塵數頭目手足。如是一切難行苦行,圓滿種種波羅蜜門,證入種種菩薩智地,成就諸佛無上菩谈起般涅槃,遍及舍利,全体善根,笔者皆隨喜。及彼十方一切世界,六趣四生,一切種類,全部功德,甚至一塵,作者皆隨喜。十方三世一切聲聞及辟支佛,有學無學,全部功德,作者皆隨喜。一切菩薩所修無量難行苦行,志求無上正等菩提,廣大功德,笔者皆隨喜。如是虛空界盡,眾生界盡,眾生業盡,眾生煩惱盡,作者此隨喜,無有窮盡。念念相續,無有間斷,身語意業,無有疲厭。
復次,善男生!言請轉法輪者,全数盡法界、虛空界,十方三世一切佛剎極微塵中,一一各有不可說不可說佛剎極微塵數廣大佛剎。一一剎中,念念有不行說不可說佛剎極微塵數一切諸佛成等正覺,一切菩薩海會圍繞。而笔者悉以身口意業,種種方便,殷勤勸請,轉妙法輪。如是虛空界盡,眾生界盡,眾生業盡,眾生煩惱盡,作者常勸請一切諸佛,轉正法輪,無有窮盡。念念相續,無有間斷,身語意業,無有疲厭。
復次,善男子!言請佛住世者,全数盡法界、虛空界,十方三世一切佛剎極微塵數諸佛如來,將欲示現般涅槃者,及諸菩薩、聲聞、緣覺,有學無學,以至整个諸善知識,我悉勸請莫入涅槃。經於一切佛剎極微塵數劫,為欲利樂一切眾生。如是虛空界盡,眾生界盡,眾生業盡,眾生煩惱盡,笔者此勸請,無有窮盡。念念相續,無有間斷,身語意業,無有疲厭。
復次,善男士!言常隨佛學者,如此娑婆世界毗盧遮那如來,從初發心,精進不退,以不足說不可說身命而為布施。剝皮為紙,析骨為筆,刺血為墨,書寫經典,積如須彌。為重法故,不惜身命,何況王位、城池、聚落、宮殿、園林,一切具备,及餘種種難行苦行,甚至樹下成大菩提,示種種神通,起種種變化,現種種佛身,處種種眾會,或處一切諸大菩薩眾會道場,或處聲聞及辟支佛眾會道場,或處轉輪聖王、小王眷屬眾會道場,或處剎利及婆羅門、長者、居士眾會道場,以至或處天龍八部、人非人等眾會道場。處於如是種種眾會,以圓滿因,如大雷震,隨其樂欲,成熟眾生,甚至示現入於涅槃,如是一切,小编皆隨學。方今释迦牟尼佛毗盧遮那,如是盡法界、虛空界,十方三世一切佛剎全数塵中一切如來,皆亦如是,於念念中,笔者皆隨學。如是虛空界盡,眾生界盡,眾生業盡,眾生煩惱盡,作者此隨學,無有窮盡。念念相續,無有間斷,身語意業,無有疲厭。
復次,善汉子!言恆順眾生者,謂盡法界、虛空界,十方剎海全数眾生,種種差別。所謂卵生、胎生、濕生、化生;或有依於地、水、火、風而生住者;或有依空及諸卉木而生住者,種種生類,種種色身,種種形狀,種種姿色,種種壽量,種種族類,種種名號,種種心性,種種知見,種種欲樂,種種意行,種種威儀,種種衣性格很顽强在暗礁险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種種飲食,處於種種村營、聚落、城阙、宮殿。乃至整个天龍八部、人非人等,無足、二足、四足、多足、有色、無色、有想、無想、非有想、非無想,如是等類,笔者皆於彼,隨順而轉。種種承事,種種供養。如敬父母,如奉師長及阿羅漢,以至如來,等無有異。於諸病苦,為作良醫。於失道者,示其正路。於闇夜中,為作光明。於貧窮者,令得伏藏。菩薩如是平等饒益一切眾生。何以故?菩薩若能隨順眾生,則為隨順供養諸佛。若於眾生尊重承事,則為尊重承事如來。若令眾生生歡喜者,則令全部如來歡喜。何以故?諸佛如來以大悲心而為體故。因於眾生,而起大悲:因於大悲,生菩提心;因菩提心,成等正覺。譬喻曠野砂磧之中,有大樹王,若根得水,枝葉華果悉皆繁茂。生死曠野菩提樹王,亦復如是。一切眾生而為樹根,諸佛菩薩而為華果,以大悲水饒益眾生,則能做到諸佛菩薩智慧華果。何以故?若諸菩薩以大悲水饒益眾生,則能幸不辱命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故。是故菩提屬於眾生。若無眾生,一切菩薩終不可能成無上正覺。善男人!汝於此義,應如是解。以於眾生心平等故,則能时不我待圓滿大悲。以大悲心隨眾生故,則能到位供養如來。菩薩如是隨順眾生,虛空界盡,眾生界盡,眾生業盡,眾生煩惱盡,笔者此隨順無有窮盡。念念相續,無有間斷,身語意業,無有疲厭。
復次,善男生!言普皆迴向者,從初禮拜以至隨順全体功德,皆悉迴向,盡法界、虛空界一切眾生。願令眾生,常得安樂,無諸病苦。欲行惡法,皆悉不成。所修善業,皆速成就。關閉一切諸惡趣門,開示人天涅槃正路。若諸眾生,因其積集諸惡業故,所感一切極重苦果,笔者皆代受,令彼眾生,悉得解脫,究竟成就無上菩提。菩薩如是所修迴向,虛空界盡,眾生界盡,眾生業盡,眾生煩惱盡,笔者此迴向,無有窮盡。念念相續,無有間斷,身語意業,無有疲厭。
善男子!是為菩薩摩訶薩十種大願,具足圓滿。若諸菩薩,於此大願,隨順趣入,則能成熟一切眾生,則能隨順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則能成滿普賢菩薩諸行願海。
是故善匹夫!汝於此義,應如是知。若有善男人、善女人,以滿十方無量無邊不可說不可說佛剎極微塵數一切世界,上妙七寶,及諸人天最勝安樂,布施爾所一切世界具有眾生,供養爾所一切世界諸佛菩薩,經爾所佛剎極微塵數劫,相續不斷,所得功德;若復有人,聞此願王,一經於耳,全数功德,比前功德,百分不比一,千分不如一,以致優波泥沙陀分亦不比一。或復有人,以深信心,於此大願,受持讀誦,以致書寫一四句偈,速能除滅五無間業。全体世間身心等病,種種苦惱,甚至佛剎極微塵數一切惡業,皆得肃清。一切魔軍、夜叉、羅剎、若鳩槃茶、若毗舍闍、若部多等,飲血啗肉諸惡鬼神,皆悉遠離。或時發心,親近守護。是故若人誦此願者,行於世間,無有障礙。如空中月,出於雲翳。諸佛菩薩之所稱讚,一切人天皆應禮敬,一切眾生悉應供養。此善男人,善得人身,圓滿普賢全数功德。不久當如普賢菩薩,速得成就微妙色身,具八十五大女婿相。若生人天,所在之處,常居勝族,悉能破壞一切惡趣,悉能遠離一切惡友,悉能打败一切外道,悉能解脫一切煩惱。如師子王摧伏群獸,堪受一切眾生供養。又復是人臨命終時,最後剎那,一切諸根悉皆散壞;一切親屬悉皆捨離;一切威勢悉皆退失;輔相大臣、宮城內外、象馬車乘、珍寶伏藏,如是一切無復相隨。唯此願王,不相捨離,於一切時,引導其前。一剎那中,即得往生極樂世界。到已即見阿彌陀佛、文殊師利菩薩、普賢菩薩、觀自在菩薩、彌勒菩薩等。此諸菩薩,色相端嚴,功德具足,所共圍繞。其人自見生蓮華中,蒙佛授記。得授記已,經於無數百千萬億那由她劫,普於十方不可說不可說世界,以智慧力,隨眾生心而為利润。不久當坐菩提道場,降服魔軍,成等正覺,轉妙法輪。能令佛剎極微塵數世界眾生,發菩提心,隨其根性,教化成熟,以至盡於未來劫海,廣能实惠一切眾生。
善男生!彼諸眾生,若聞、若信此大願王,受持讀誦,廣為人說,全数功德,除佛释迦牟尼,餘無知者。是故汝等,聞此願王,莫生疑念,應當諦受。受已能讀,讀已能誦,誦已能持,以致書寫,廣為人說。是諸人等,於一念中,全部行願,皆得完毕;所獲福聚,無量無邊!能於煩惱大苦海中,拔濟眾生,令其出離,皆得往生阿彌陀佛極樂世界。」
爾時,普賢菩薩摩訶薩,欲重宣此義,普觀十方,而說偈言:
「全体十方世界中,三世一切人師子,笔者以清淨身語意,一切遍禮盡無餘。
普賢行願威神力,普現一切如來前,一身復現剎塵身,一一次禮剎塵佛。
於一塵中塵數佛,各處菩薩眾會中,無盡法界塵亦然,深信諸佛皆充滿。
各以全部音聲海,普出無盡妙言辭,盡於未來一切劫,讚佛甚深功德海。
以諸最勝妙華鬘,伎樂塗香及傘蓋,如是最勝莊嚴具,小编以供養諸如來。
最勝衣裳最勝香,末香燒香與燈燭,一一皆如妙高聚,小编悉供養諸如來。
作者以廣大勝解心,深信一切三世佛,悉以普賢行願力,广泛供養諸如來。
笔者昔所造諸惡業,皆由無始貪嗔癡,從身語意之所生,一切笔者今皆懺悔。
十方一切諸眾生,二乘有學及無學,一切如來與菩薩,全数功德皆隨喜。
十方全部世間燈,最早成就菩提者,作者今整个皆勸請,轉於無上妙法輪。
諸佛若欲示涅槃,作者悉至誠而勸請,唯願久住剎塵劫,利樂一切諸眾生。
全部禮讚供養福,請佛住世轉法輪,隨喜懺悔諸善根,迴向眾生及佛道。
作者隨一切如來學,修習普賢圓滿行,供養一切諸如來,及與現在十方佛。
未來全部天人師,一切意樂皆圓滿,笔者願普隨三世學,速得成就大菩提。
全体十方三世剎,廣大清淨妙莊嚴,眾會圍繞諸如來,悉在菩提樹王下。
十方全数諸眾生,願離憂患常安樂,獲得甚深正法利,滅除煩惱盡無餘。
小编為菩提修行時,一切趣中成宿命,常得出家修淨戒,無垢無破無穿漏。
天龍夜叉鳩槃茶,以致人與非人等,全数一切眾生語,悉以諸音而說法。
勤修清淨波羅密,恆不忘记失菩提心,滅除障垢無有餘,一切妙行皆成就。
於諸惑業及魔境,世間道中得解脫,猶如蓮華不著水,亦如日月不住空。
悉除一切惡道苦,等與一切群生樂,如是經於剎塵劫,十方利润恆無盡。
笔者常隨順諸眾生,盡於未來一切劫,恆修普賢廣大行,圓滿無上海大学菩提。
全数與作者同行者,於一切處同集會,身口意業皆平等,一切行願同修學。
全部益笔者善知識,為自身顯示普賢行,常願與小编同集會,於我常生歡喜心。
願常面見諸如來,及諸佛子眾圍繞,於彼皆興廣大供,盡未來劫無疲厭。
願持諸佛微妙法,光顯一切菩提行,终究清淨普賢道,盡未來劫常修習。
作者於一切諸有中,所修福智恆無盡,定慧方便及解脫,獲諸無盡功德藏。
一塵中有塵數剎,一一剎有難思佛,一一佛處眾會中,小编見恆演菩提行。
普盡十方諸剎海,一一毛端三世海,佛海及與國土海,作者遍修行經劫海。
一切如來語清淨,一言具眾音聲海,隨諸眾生意樂音,一一级佛辯才海。
三世一切諸如來,於彼無盡語言海,恆轉理趣妙法輪,笔者深智力普能入。
作者能深刻於未來,盡一切劫為一念,三世全部一切劫,為一念際作者皆入。
笔者於一念見三世,全部一切人師子,亦常入佛境界中,如幻解脫及威力。
於一毛端極微中,出現三世莊嚴剎,十方塵剎諸毛端,作者皆深切而嚴淨。
全部未來照世燈,成道轉法悟群有,终究佛事示涅槃,作者皆往詣而親近。
速疾周遍神通力,普門遍入大乘力,智行普修功德力,威神普覆大慈力。
遍淨莊嚴勝福力,無著無依智慧力,定慧方便威神力,普能積集菩提力,
清淨一切善業力,摧滅一切煩惱力,降性格很顽强在大喜大悲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一切諸吸重力,圓滿普賢諸行力。
普能嚴淨諸剎海,解脫一切眾生海。善能分別諸法海,能甚深远智慧海。
普能清淨諸行海,圓滿一切諸願海,親近供養諸佛海,修行無倦經劫海。
三世一切諸如來,最勝菩提諸行願,小编皆供養圓滿修,以普賢行悟菩提。
一切如來有長子,彼名號曰普賢尊,小编今迴向諸善根,願諸智行悉同彼。
願身口意恆清淨,諸行剎土亦復然,如是智慧號普賢,願小编與彼皆平等。
小编為遍淨普賢行,文殊師利諸大願,滿彼事業盡無餘,未來際劫恆無倦。
小编所修行無有量,獲得無量諸功德,安住無量諸行中,了達一切神通力。
文殊師利勇猛智,普賢慧行亦復然,作者今迴向諸善根,隨彼一切常修學。
三世諸佛所稱歎,如是最勝諸大願,笔者今迴向諸善根,為得普賢殊勝行。
願作者離欲命終時,盡除一切諸障礙,面見彼佛阿彌陀,即得往生安樂剎。
作者既往生彼國已,現前达成此大願,一切圓滿盡無餘,利樂一切眾生界。
彼佛眾會咸清淨,笔者時於勝蓮華生,親賭如來無量光,現前授作者菩提記。
蒙彼如來授記已,化身無數百俱胝,智力廣大遍十方,普利一切眾生界。以至虛空世界盡,眾生及業煩惱盡,如是一切無盡時,我願毕竟恆無盡。
十方全体無邊剎,莊嚴眾寶供如來,最勝安樂施天人,經一切剎微塵劫。
若人於此勝願王,一經於耳能生信,求勝菩提心渴仰,獲勝功德過於彼。
即常遠離惡知識,永離一切諸惡道,速見如來無量光,具此普賢最勝願。
此人善得勝壽命,此人善來人中生,这个人不久當成就,如彼普賢菩薩行。
往昔由無智慧力,所造極惡五無間,誦此普賢大願王,一念速疾皆消滅。
族姓種類及容色,相好智慧咸圓滿,諸魔外道无法摧,堪為三界所應供。
速詣菩提大樹王,坐已投降諸魔眾,成等正覺轉法輪,普利一切諸含識。
若人於此普賢願,讀誦受持及演說,果報唯佛能證知,決定獲勝菩提道。
若人誦持普賢願,笔者說少分之善根,一念一切悉皆圓,成就眾生清淨願。
小编此普賢殊勝行,無邊勝福皆迴向,普願沉溺諸眾生,速往無量光佛剎。」
爾時,普賢菩薩摩訶薩,於如來前,說此普賢廣大願王清淨偈已。善財童子,踴躍無量,一切菩薩,皆大歡喜。如來讚言:「善哉!善哉!」爾時,如来與諸聖者菩薩摩訶薩,演說如是不可思議解脫境界勝法門時,文殊師利菩薩而為上首。諸大菩薩,及所成熟两千比丘,彌勒菩薩而為上首。賢劫一切諸大菩薩,無垢普賢菩薩而為上首。毕生補處住灌頂位諸大菩薩,及餘十方種種世界,普來集會。一切剎海極微塵數菩薩摩訶薩眾、大智舍利弗、摩訶目犍連等而為上首。諸大聲聞,并諸人天一切世主、天、龍、夜叉、乾闥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侯羅伽、人非人等全套大眾,聞佛所說,皆大歡喜,信受实践。

丘氏者,南洋经纪人女也。以壬寅臘月念日生,以丙戌臘月念日歸於弟。

先大父以總角之年,投效軍旅,時值前清同光之際,捻軍橫行於黃淮間,清軍連營數百里,以事剿阻,而以淮軍為中勁,先大父隸焉。初為弁目,屢建奇功,不數年洊升至千總。捻平,與教匪戰,每殲其渠魁,再晉守備,即戡回獲勝,遂專閫矣。先大父偉健雄猛,善擊技,尤能御狡卒,每得其死力,故戰輒捷,捷必奇,聲名震於敵作者。
按先曾祖亦閫帥也,歿於太平天國之役,清廷錄其功,賜以世袭軍職。先祖本當承蔭,無須以弁目起也,緣其性豪爽,敢於作為,少時家居學書,兼從先奶奶習武事,矯健冠於鄉里,每為人復仇,事後敢于認罪,不惹人受繫縲,而地方吏亦以其正直,且係宦族,每曲縱之。會有其窗友,為里中巨豪毆辱,憤而自縊死。其新婚婦披孝性格很顽强在艰难险阻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抱其靈主,詣學中泣於先祖前,請為報仇,先祖隐匿,而心許之。年餘,人已记不清,先祖挾洋槍,乘雨夜,掩人豪者家,盡殺之,戮五十餘口,遂奔他鄉逃逮,會捻匪竄至,城陷,當事者皆死難,案竟寢矣。後先祖變籍貫名字,投入行伍,以戰功而入仕途,終至專閫建纛,可謂壯矣。
清之末紀,先祖倦於干祿,轉心好善事,樂聞佛法,與先祖母設佛堂,朝夕禮念,殊虔謹。清社既覆,遂隱退,不復總綬。益事淨業,精進不怠。猶好施捨,每朔望,必捨食,冬季,則捨衣,災荒至,則捨糧。由是貧困者恆集於門,晨昏若市,先祖一一禮接之,亲人偶或稍慢,輒予厲責,無敢辯者。
曾憶右鄰有一寡嫗,甚貧,子復不孝。10日詣先祖前痛哭,訴其子,乞教益之,先祖諾焉。今天邀其子至,百方曉諭之,教以事親立身之道,子感泣而去。不數日,嫗又泣來,復訴其子。先祖乃至其家,再諭之,更約保甲,與之訂契,後不得逆其母。俄頃,嫗又泣至矣。先祖怒,偕保甲持契,入其室,拘之於通衢,數其罪而毆之,墜其齒,裂其臂,幾死,而後已,眾皆唾污之,辱罵之,甚至折挺以助先祖,子懼甚,創甚,哀泣求免,眾始散。由是遂不敢忤逆。久之,先祖查其已悔改,乃出資助之理生,未幾,竟至小康。
又,里中議建觀音廟,無人首其事,眾議戴先祖任之,數請不允,乃改推趙姓者焉,趙故好利,頗侵損廟資,久之,工不得竣。一夕,趙忽暴斃。眾再戴先祖,先祖曰:造寺善事也,作者固不願後人,以有趙氏梗於中,小编知其難成,故潔身自守,以俟來日,未料趙食報如果之速也。然则耗款過鉅,勸募無門奈何。眾聞先祖出,乃奮力損捨,集中若干,終不足,先祖乃盡變其產以益之,或勸為兒孫想,稍留幾許,先祖答:兒孫自有兒孫福,不為兒孫作馬牛,小编方欲為留一樂善好施之规范,使矜式之,留產實不必也。既廟成之日,先祖於聖像前三肅而退,由不復入焉。
今后之後,家計稍艱,先祖乃謀貿遷以給口,初至漢上,頗獲利潤,期年再往,適遇大水,災民數萬,喁喁待哺,先祖憐之,盡舉全数予之,徒步行返,亲朋亲密的朋友聞,哭笑俱非。有故交程某,已顯貴,聞之,遣僕送千金,會邑中傳疫,多有丧命者,先祖又以其半購藥捨之。
先伯父卒業於黄冈軍校,未幾,任某部營長,參予桐柏荊紫剿匪之役,嘗率部襲入匪穴,至,匪已星散,無所得。忽一老者來,訊先伯鄉里事甚詳,並問先祖安,辭出,遺一簡於案上,折視之,匪首也,云曾受祖惠,故避三舍以報,非无法戰也。
先嚴嘗過襄陽西边,宿荒村中,主人瞽翁也,與交談,言及先祖,驚呼而去,俄頃間,村人扶老攜幼來觀,問先祖起居,有潸然下淚者。問之,十數年前,村傳疫,死者眾矣,先祖聞,偕醫至,遍藥之,活人頗多,村固脊貧,耕無牛,先祖復出資市三牛予之,今者繁衍生育十數頭矣。村人感念,繪先祖像供於土地祠中。前几天往觀,固不若也。
家兄仕於白河,父老知是先祖胤,歡極,率之觀先祖德政碑及故居,能道嚮昔瑣事甚詳。是年,先祖忌日,集資延僧誦經追薦之。一老者哭拜甚哀,問之,云:少時為盜竊,不齒於鄉里,被拘獲,見先祖,先祖溫語勸鼓励,且言相君面當以術致富也,奈何潦倒至此,小编終當监犯若,國法也。異日來笔者私所,當有以助之。老者竊喜,次日,先祖升堂,提至,責數百板,股肉盡脫,死而蘇再,釋之,乃不敢為非,亦不敢往見,久之,先祖親至其家,予數十金,命詣邑中名醫處習歧黃術,未幾果以醫名,今田連陌,而屋比櫛矣。
先祖還歷之年,親友為之慶,至者千數,率不相識,皆蒙其惠,展轉获悉來而者。是夕,外婆忽夢三健者執刀杖入,狀凶鷙而意殊惡,執先祖出,疾追之,至戶外,則見先祖臥血沼中,撫之,項折矣。驚覺,以告家姊,家姊亦夢如斯,益驚。以訊於先祖,祖亦驚,細問所見,笑曰:小编固知彼不懌於笔者也,今果至矣。再問,不復言。由是誦彌陀聖號甚勤,無他異。
未幾有瘡生頸上,先祖素健者,不以為意。數月,轉劇,終至不起,歿之日,頸裂數寸,無膿血,儼然刀創。病中,時叫兒孫輩誡之曰:勿謂無報應,因果可畏。作者终身正直,無負己心,唯少時以睥睨怨,殺人,後悔之,終身憾焉,今感惡疾,非無由也。家祖母欲為禱於山寺,笑曰:業由己作,罪自心生,設禱可免,世無病苦矣。家姊皈信耶蘇教,先祖誡之曰:勿謂罪福由神,而肆己心,心肆神不能够福之,行恭神无法罪之,苟迷信於神,限屆業滿而報至日,悔無及矣。由是家姊亦皈依正法。
因果之事,難說難信,苟能澄思深慮,捫心參之,則又因種果生,歷歷不爽。識其理者,謂禍福在自个儿;昧其義者,言天道好還。實則天猶可欺,笔者心難負。一念之微,未必待及神知,心田之中,已播因種,萬世禍福,由斯決矣。百般遇合,不勞天定,誠可謂:自食其果,唯人自招。
先曾外祖母系出超市周氏,父仕至中堂,有政績。課子甚嚴,故周太君幼能詩畫,且通文牘制藝,釋老百家之學。復嫺女紅,猶精烹調,時有才女之稱。先外曾祖,方分茅陝甘,聞,為先外祖聘之。于歸之日,披綺紈,御脂粉,華年神儀,光被四室。婦工婦容,一時莫比。尤善伺翁姑意,喜怒不待言知,唯睥昵妯娌行,窘人不為犯己。事每甘其言而狠其行,侔其利而忽其德。以是之故,舉家百餘眾,莫不畏而遜之,猶難免於禍也,遂有王熙鳳之稱,可謂酷肖矣。
嘗畜一雛婢,姣慧能體人意,眾皆愛之,獨周太君惡之吗。初不予食,繼不予飲,不予寢臥便溺,非以教之,觀其不幸疲敝以自樂也。人或為言,輒轉激翁姑而罪之,故無敢勸解者。一夕有蛇入室,蛇蜒縱橫,不畏人,諸僕操挺欲擊之,太君不可,令婢為之生致,婢不敢進,笞之,亦不敢,復以火烙之,始首肯,而蛇已緣柱盤於樑上,命僕疊桌椅促婢登,婢泣而上,甫立,蛇昂首吐舌以示威,婢驚墜折肋。太君責以懦拙,錮於廁者累日。或竊告其姑,責之始令畀以就醫,已奄奄將斃矣。然太君自喜,每以告人:笔者治婢殆斃。又14日,婢誤碎一杯,太君怒極而笑,命捉一貓納婢褲內,鞭貓,貓懼,不得出,撕且嚙,腿肉為之盡裂,血液透视和分析重衣,婢痛極而厥,復以火烙之,蘇而罷。
有姪納婦,婦淳謹,疏於禮,惡太君,人皆危之,婦固不知也。未幾太君以事激姪怒,摑辱其婦。復諷其嫂,咒噬其媳。又惑其姑,絕其定省。婦大憊,不知所以,人憐而告之,始悟,亟具珍玩以獻,太君笑而卻之,給役焉,勞而拒之,以外人陰事告,始喜。由是寵之若圭璧,而婦遂為虎倀,不叛不貳,終其毕生。
太君久不妊,忽夢熊羆,喜甚,日禮送子菩薩,祈生兒。並以閫令,驅先外祖,遍禮邑中諸寺廟,祭必求豐,禮必期隆,稍有違誤,立怒,怒必搯夫,以是夫之兩臂胸腹,傷纍纍且遍。及臨蓐,招產婆伺之,难过終日,兒不下。招醫者藥之,無效。招巫者禱之,不靈。舉家遑遑,環伺而聽,入夕,產矣。初生一蛇,長尺許,其粗如臂,吐舌張口,蠕蠕而動,眾驚絕,亟斃而棄之。復生一男,十二日而夭。由是威筲歛,人皆暗喜,謂菩薩有靈,祈有驗矣。未幾,為太君知,譏者遍獲遣責,皆太君以計唆别人為之,未嘗出一語動一指也。
後,太君晏坐恆顰其眉,眾懼,以為將窘辱人矣,或避之,或諂之,唯恐禍之及己。月餘,復攝己頰,眾益懼,而太君反無所為,由是堂以下,門以內,男婦百輩,喘喘不安矣。俄而,太君病臥矣,問疾者,侍藥者,承歡者,戶之為穿。頃之病遽,口斜矣,男為禱於廟,女為祈於室,亲人無飽食而寧席者。又有時,目盲,呻吟之聲,聞於戶外,而眾侍之反怠。彌留之期,眾散矣,索湯水而不可得。驚呼囈語,終霄不絕,但聽之而已。及其卒,無人知,延至后天,一炊事婦覺有異,往窺之,出語眾,眾皆忭然。其殯也,無為之戚者,唯所畜之婢哭之哀,或以問,曰:太君以虐為德,冥不畏因果報應,何其愚也,小编憐而哭之耳。太君享年四十有一。遺有詩詞文稿盈夾,水墨刺繡多幀,余猶及見。

一. 釋題

寡時年只十五,孤兒煦誕生甫六15日而已。煦生未嘗茹葷,環境所熏,週歲自能唸佛,今三齡矣。凡稱人,興之所至,每贅「同登極樂國」五言。受稱者恆解頤。

1卡塔尔. 阿含,梵語
āgama,音譯阿笈摩,阿鋡暮,阿伽摩等。意譯為「傳來,法藏」等,意指所傳承之教說,或傳承佛塔教法之聖典,
平常指原始东正教之四阿含經,如《瑜伽(印地语:योग卡塔尔師地論》卷85﹕「如是四種,師弟展轉傳來於今;因此道理,是故說名阿笈摩。」

氏於弟之生西既審信而有徵,去歲先考啟淨公示寂,西方瑞應較大,氏躬與其會,觀感甚深;故響西之願日愈切,對此解頤之孤頗落落不經意,弗類世俗常態。
煦之提攜,率勞家慈與力。其朝夕從事者,《彌勒經》、《往生咒》、《大悲心陀羅尼》,而申之以佛號。法侶過從談內典,輒樂聞不倦,且歉乎未克常聞也。?

四阿含 :長阿含、中阿含、增一阿含、雜阿含 。

人生無常,於耄稚初無所擇。醉心五欲者,未暇致思耳。氏今方七十歲,來日似長。夏間忽罹足疾,及秋而劇,至於不能够步。醫者以陰疽治。雖小效,而得不到奏厥功。

五部 :長部、中部、增支部、相應部、小部 。

余所習准提陀羅尼,其音傳自新疆,往往有少分相應處。余掩關持誦時,曾默祝若干日後氏能步出於庭,以為消業之證。定業如盡轉也,從茲當自平復。

2卡塔尔. 經者,梵語
sūtra,音譯修多羅,素怛纜等。意譯為「經、契經」,指佛所宣說的教法,有別於戒律,論。《瑜伽(英文:Yoga卡塔尔師地論》卷85:「云何素怛纜事?
謂由七十二處略攝一切契經。」

不爾,亦足除生西之障礙焉。既而期滿數日,氏不覺勉出廳事;余竊喜陀羅尼力果不可思議,進期氏之定業可移也。乃因而病復加劇,卒以不起。所謂壽命當終者非歟?命終而能往生淨土,仍彰陀羅尼之力未嘗唐捐也。?

修多羅一詞原為婆羅門之用語,為婆羅門經典中之一種文體,用極少字以綴成簡短文句,語約意深,方便記誦。後來婆羅門教繼奧義書後有所謂經書時期,
即「修多羅時代」,文學文章多以「經」字冠之,如天啟經,法經,家庭經等。sūtra一
字本意指「線」、「條」、「絲」等,
引申其義為「貫穿攝持」。以眾生由教之攝持而不散流於惡趣;義理由教之貫穿而不废弃隱沒;上契諸佛之理,下契眾生之機,故稱「契經」。

氏之大漸也,見端於是月十八八日。女居士數輩聯袂來助勝緣。而氏聞眾齊稱洪名,苦若頓失,神轉清朗。後當劇苦際,余偕從弟炳和念於屏外,苦輒忘。十二之夕,氏頗有所見:或常人一二,或妙女成雙。这个人、天業力乘機爭逞之時,香消玉殒知不在遠。

《瑜伽(英文:Yoga卡塔尔国師地論》卷81:「契經者,謂貫穿義,長行直說,多分攝受意趣體性。」《瑜伽(英文:Yoga卡塔尔国師地論》卷25:「云何契經?謂薄伽梵於彼彼方所,
為彼彼所化有情,依彼彼所化諸行差別,宣說無量蘊相應語,處相應語,緣起相應語,食相應語,諦相應語,界相應語,聲聞乘相應語,
獨覺乘相應語,如來相應語,念住、正斷、神足、根、力、覺支、道支等相應語,不淨、息念、諸學、證淨等相應語。結集如來正法藏者,攝聚如是種聖語,為令聖教久住世故,以諸神奇名,句,文身,如其所應,次第安布,次第結集,謂能貫穿縫綴種種能引義利,能引梵行真善,妙義,是名契經。」

詰朝,天未曉,余等亟復和念,綿綿不敢休。歷五句鍾,氏乃怡然脫去。將去,露微笑狀,口有所言。余等念益力,未遑諦聽也。

3卡塔尔.
雜者,非謂雜亂,而是如《瑜伽(印地语:योग卡塔尔国師地論》卷85謂:「即彼一切事相應教,間廁鳩雜,是故說名雜阿笈摩。”雜”,合也,共也,錯雜也;
廁,次也,其義如《瑜伽(英文:Yoga卡塔尔(قطر‎師地論》卷25謂:「為令聖教久住世故,以諸奇妙名、句、文身、如其所應,次第安布,次第結集」。大眾部
《摩訶僧祇律》卷32:「文句長者,集為長阿含;文句中者集為中阿含,文句雜者,集為雜阿含,所謂根雜,力雜,覺雜,道雜,
如是比等名為雜:一增,二增,三增以致百增,隨其數類相從,集為增一阿含。”比者,次也,密列也,猶其譬如櫛”

嗣女居士復会集,則惟額頂留暖,余已冰矣。眾則接誦修西常課以增緣力。日過午,氏額並冷,而頂猶溫。是又與生西公案合。以氣絕論氏之生西,蓋當臘月念日巳時云。生也是日,婚已经是日,西歸也是日。何巧合如是耶?

4卡塔尔.
雜阿含經,在南傳巴利語五部中為「相應部」samyutta-nikāya,samyutta意指有關連的,相等和合之意。nikāya則意為部、類、派等。
漢譯《說一切有部毘奈耶雜事》中亦名為「相應阿笈摩」,如卷39謂:「諸阿羅漢同為結集:可是五蘊相應者,即以蘊品而為创建,
若與六處十二界相應者,即以處界品而為创建,若與緣起聖諦相應者,即名緣起而為创建,若聲聞所說者,於聲聞品處而為创设根、力、覺、
道分相應者,於聖道品處而為创设,若經與伽他相應者,(於伽他品處而為建设布局卡塔尔国;此即名為相應阿笈摩。(若經長長說者,
此即名為長阿笈摩…State of Qatar」

村生泊长的結集是,隨義類相符的,分為不一样部類,次第安布,集成種種相應,參考50卷本的組織次第:

五陰誦第一

陰相應

羅陀相應

見相應 如來所說誦

斷知相應

六入處誦第二

入處相應

雜因誦第三

因緣相應

諦相應

界相應

受相應

舍利弗相應

美高梅官方app,目犍連相應

阿那律相應

大迦旃延相應 弟子所說誦

阿難相應

質多羅相應

天相應

修證相應

入界陰相應 如來所說誦

不壞淨相應

道品誦第四

念處相應

正勤相應

如意足相應

根相應

力相應

覺支相應

聖道分相應

安那般那念相處

學相應

不壞壞淨相應

大迦葉相應

聚落主相應

馬相應

摩訶男相應

無始相

應婆蹉出家相應 如來所說誦

外道出家相應

雜相應

比喻相應

病相應

業報相應

八眾誦第五

比丘相應

魔相應

帝釋相應

剎利相應

婆羅門相處

梵天相處

比丘尼相應

婆耆沙相應

諸天相應

赑屃相應

林相應

二. 阿含經之結集

《瑜伽(英文:Yoga卡塔尔論》卷25:「結集如來正法藏者,攝聚如是種種聖語,為令聖教久住世故,以諸神奇名、句、文身,如其所應,次第安布,次第結集。」

《根本說一切有部毗奈耶雜事》卷39:「諸阿羅漢同為結集,可是五蘊相應即以蘊品而為创立﹔若與六處十五界相應者,…﹔此即名為相應阿笈摩。若經長長說者,此即名為長阿笈摩
﹔若經中中說者,此即名為中阿笈摩﹔若經說一句事,二句事,以致十句事者,此即名為增一阿笈摩。」

結集,梵語
samgiti,意指合誦,又作集法、集法藏、結經、經典結集,指諸比丘聚焦誦出佛之遺教。據《佛般泥洹經》,伍分律、
摩訶增祇律等記載,佛弟子在佛涅槃後數月內曾舉行結集。原因為佛在世時,佛弟子及信众往往將自身聞佛之教法,用簡短小说偈、詩等。
以口口相傳之格局記憶傳承,各人所根據記憶之傳誦者,實為佛陀教說之差不离﹔復因佛弟子根性,領納之不相同而各有相異之處,故至佛滅後,
為僧團之確立,實有不可缺少將佛塔教說作一疏理和統一,其結果乃有數次佛典結集大會,且逐漸發展成為一種特定的文學格局,而三藏教說亦漸次完備。此乃阿含經之由來。

關於阿含經成立於何時,應就佛典結集之次第而論,綜合北傳、南傳有關結集之傳說,大概可以看到佛典結集犹如后一次:

四分律、摩訶僧祇律、佛般泥洹經等記載,佛陀入滅後第結一年,两百阿羅漢會聚於王舍城外之七葉巖,以大迦葉為上首,舉行第三回結集,由阿難誦出法,即經
﹔優波離誦出律,此即佛教史上之「八百結集」。阿含經之淵源,即導源於此。

佛塔入滅後百多年左右,有耶舍比丘至印度東部,見其地之跋耆族比丘有十事违规,不合律制,為此召集八百比丘會聚於毗舍離城,以耶舍為上首,
舉行第二遍結集,八百上座比丘一致認為跋耆族比丘所行之十事不合规。本次結集又稱八百結集,以制定律藏為主。

佛陀入滅後至阿育王時,在華氏城集中一千比丘,以目犍連子帝須為上首,舉行首次結集,目犍連子帝須並撰《論事》,
對當時各種外道學說加以批駁,至此經、律、論三藏教法始告完毕,結集後並選派一堆比丘至四境外弘布东正教。

佛塔入滅後八百多年左右,迦膩色迦王護持之下,於迦濕彌羅國以脅尊者,世友為上首,舉行第七回結集,此番結集以論釋三藏為主。

綜上所述,阿含經於第叁回結集時誦出,於第一遍結集以後,至西元前三世紀左右,為阿含經逐漸完備而成。經此等發展,
僧團亦由原始东正教之統一教團而区别,漸成十七、廿部等,各部派各有友好的三藏。今者北傳漢土之四部阿含經及各種別生經皆為不相同部派所傳承,
而南傳巴利語誦本之五部則為南方上座部之經典。而阿含的由來則正如《瑜伽(印地语:योग卡塔尔論》卷25云:「結集如來正法藏者,攝聚如是種種聖語,為令聖教久住世故,
以諸奇妙名、句、文身,如其所應,次第安布,次第結集。」

結集如來正法藏者,除律外(即戒,別解脫契經,音譯波羅木叉卡塔尔国,所結集的事契經者即四阿笈摩,《瑜伽瑜》卷85云:「事契經者,謂四阿笈,一者雜阿笈摩,
二者中阿笈摩,三者長阿笈摩,四者增一阿笈摩。」,「如是四種,師弟展轉傳來於今,由此道理,是故說名阿笈摩。」

三. 雜阿含經的結構及部類

本經結構,僧肇在《長阿含經序》指有六十誦,但見今文本則品目不全,僅有《誦六入處品第二》、《雜因誦第三品之四》、《雜因誦第三品之五》、
《弟子所說誦第四品》、《誦道品第五》幾個品目,餘則闕失了。

近代呂澂先生亦認為有六分十誦:

四分

十誦

蘊、處、因緣分

弟子所說,佛所說分

道品分

結集分

五取蘊誦

六處誦

緣起誦

食誦

諦誦

界誦

弟子所說誦

佛所說誦

念住等誦

八眾誦

今印順法師以為漢譯50卷本《雜阿含經》是說一切有部的誦本,故應以說一切有部的古說來處理,恢復其原來的次第與部類。
依《說一切有部毗奈耶雜事》卷39关乎應有七品:「諸阿羅漢同為結集,可是五蘊相應者,即以蘊品而為创建;若與六處十九界相應者,
即以處界品而為创立;若與緣起聖諦相應者,即名緣起而為创建;若聲聞所說者,於聲聞品處而為创建;纵然佛所說者,
於佛品處而為创设;若與念處、正勤、神足、根、力、覺、道分相阿芨應者,於聖道品而為创设;若與伽他相應者,(於伽他品處而為创建卡塔尔,此即名為相應阿笈摩。…及《瑜伽(印地语:योग卡塔尔師地論》卷85說到如來宣說種種之相應:「如來及諸弟子相應;蘊、界、處相處;緣起、食、諦相應;念住、
正斷、神足、根、力、覺支、道支、出入息、學、證淨等相應;又依八眾,說眾相應。…又參考20卷本《別譯雜阿含經》及南傳相應部,
將50卷本收拾成七誦四十二相應:

七誦

二十二相應

1

五陰誦第一

陰相應

2

六入處誦第二

入處相應

3

雜因誦第三

因緣、諦、界、受相應

4

道品誦第四

念處等十相應

5

八眾誦第五

比丘等十三相應

6

学生所說誦第六

舍利弗等六相應

7

如來所說誦第七

羅陀等十九相

【美高梅官方app】杂阿含经论简要介绍。别的《瑜伽(印地语:योग卡塔尔(قطر‎師地論》卷九第十五中学涉及,「當知如是一切相應、略由三相。何等為三?一是能說,若如來及弟子
﹔二是所說,若五取蘊等及道品等﹔三是所為說,若八眾等。」当中分類成能說法者,說法的對像,及所宣說的教法。

而《瑜伽(英文:Yoga卡塔尔国師地論》卷六十四至七十六之摩呾理迦,只決擇佛所宣說的教法,即五陰、六入處、雜因、道品等四誦經文,如來及弟子所說誦、
及八眾誦之經文則不满含在內,在那之中乃涉及到能說、所說、所為說三部類区别內容及文體。

最先結集成篇的應該是所宣說的教法,即陰、入處、雜因、道品等誦,這是較古的修多羅、以簡練的文句略說,或長行直說,攝持教義的綱領,
亦有助于学生記誦。這是阿含經教理最中心部份,也是最先結集出來的第一部份。《瑜伽(英文:Yoga卡塔尔国論》卷八十四至二十九,即結總、別嗢柁南,以聚攝門,
詳釋這一有的的經文義理。然後「又依八眾,說眾相應。…若諸苾芻、天、魔等眾,是所為說,如結集品」。(《瑜伽(印地语:योग卡塔尔国師地論》卷85
State of Qatar 這一部份正是《說一切有部毘奈耶雜事》卷39中所提到與伽他相應的伽他品。八眾誦的經文全都是有關於比丘、剎利、婆羅門、天、魔、夜叉等眾。
所用的文體多為祇夜一類。梵文Geya,音譯祇夜,義為應頌、重頌、歌詠等。相對於長行直說的修多羅,
祇夜屬韻文詩、偈等一類。

《瑜伽(印地语:योग卡塔尔(قطر‎師地論》卷25:「云何應頌?謂於中間,或於最後,宣說伽他。或復宣說未了義經。」

《瑜伽(印地语:योग卡塔尔(قطر‎師地論》卷85:「應頌者,謂長行後宣說伽他。又略標所說不了義經。」

《大毘婆沙論》卷126:「應頌云何?謂諸經中,依前散說契經文句,後結為頌而諷誦之,即結集文,結集品等。」

《成實論》卷1:「祇夜者,以偈修頌多羅。」

由於這一部份屬未了義經,所以《瑜伽(英文:Yoga卡塔尔論》卷六十三至六十五的摩呾理迦中,就沒有加以決擇了。最後,如來及弟子所說誦的能說者一
部份,多為問答體、分別解答,及受記等一類經文,這類經文稱為Vyakarana,音譯和伽羅那,義譯為記別、分別。在《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
卷126中提到:「記說云何?謂諸經中,諸弟子問,如來記說﹔或如來問,弟子記說
﹔或弟子問,弟子記說﹔化諸天等問記亦然,若諸經中四種問記
﹔若記所證所生處等。」

《瑜伽(英文:YogaState of Qatar論》卷25:「云何記別?謂於是中、記別弟子命過已後當生等事,或復宣說已了義經,是名記別。」

《瑜伽(印地语:योगState of Qatar論》卷81:「…記別者,謂廣分別略所標義」。上舉諸論所关联的記別一類經文正與如來及弟子所說誦的經文的內容一致。根據說一切有部古本的排列,
如來及弟子所說誦的經文正是分散附編在五陰誦,雜因誦及道品誦後面的,這是為廣分別修多羅略所標義,亦是如來及弟子所宣說的已了義經。
這些經文超级多是佛或弟子記說所證或所生等事,或為剎利、長者等四眾記別、或為分別解答修多羅中的法義,当中問答、解答的措施有四種問記:
一向記,分別記,反詰記,捨置記。這一部份多有顯示分別法義,說明深秘義理的表征,故《大乘阿毘達磨雜集論》卷11說到:「又了義經名記別,記別開示深密意故。」

四.雜阿含經的傳譯

【美高梅官方app】杂阿含经论简要介绍。漢譯雜阿含經今存譯本50卷本,20卷本(宋、元、明版作20卷,麗藏本則作16卷卡塔尔及一卷本的多種別生經。

見梁‧僧祐《出三藏記集》中記載,50卷本是南北朝時,劉宋元嘉年間(約公元425
– 453卡塔尔,求那跋陀羅在揚都祇洹寺譯出,寶雲傳譯,
慧觀筆受。求这跋陀羅意譯功德賢,為中天竺婆羅門種,元嘉12年(公元>435卡塔尔由海道扺廣州,不久就到了揚都,在这里譯經。

據印順法師商讨,此為說一切有部誦本,理由是說一切有部說三世有,一切有,所以經中亦有此說,如第320經有:「所謂一切有。云何一切有?…」
并多處提到:「以有過去色故」,「以有未來色故」,這些經文在相應部中是沒有的。别的,眾賢造《順正理論》中涉嫌有二部經為說一切有部所誦而餘部不誦的,
一為《拊掌喻經》,一為《順別處經》,而此二經皆見收在50卷本中,故此推斷此為說一切有部的誦本。近日存之50卷本中其實已佚失了的第23及25二卷經文,
以其它的《無憂王經》編入在內。因為僧祐的《出三藏記集》提到求那跋陀羅譯出此經又佚失,但今第23卷內實為阿育王經,
而第25卷則有經名《阿育王施半阿摩勒果因緣經》

(阿育王為 Aśoka
>之音譯,意譯無憂王卡塔尔(قطر‎,可見早在梁或早先就已經贫乏了二卷而將無憂王經誤編在內,卻以為佚失了。
所失去的第23及第25卷經文,比對瑜伽(印地语:योग卡塔尔論的摩呾理迦及相應部經文內容,印順法師以為應該是道品誦中的正斷相應。如意足相應及如來所說誦的四王天、
忉利天、夜摩天、龍、揵闥婆、金翅鳥等相應。

20卷本名《別譯雜阿含經》,失譯。只為50卷本的一有的,譯出時間恐怕比50卷本較早,「別譯」二字為後人所加,以別於50卷本而已,
《俱舍論稽古》論斷為飲光部誦本。

五. 雜阿含經與摩呾理迦

摩呾理迦,梵文mātrka,意譯本母,為論議的一種。

《瑜伽(印地语:योग卡塔尔国論》卷25:「云何論議?所謂一切摩呾履迦阿毗達磨,商量什么深素呾纜義,宣暢一切契經要,是名論議」。

摩呾理伽屬釋經論一類,而阿毘達磨則屬宗經論一類。二種論議的體裁亦有別,摩呾理迦根據不一致的經文及內容,結總嗢柁南頌及別嗢柁南頌攝持之,
分類為若干聚,再細分為若干門,詳細解釋經恋慕義,「謂於是處释尊自廣分別諸法體相,又於是處諸聖弟子已見諦跡,依自所證無倒分別諸法體相,
此亦名為摩呾理迦」。在南傳中段及增加支出部中多處提到多聞比丘傳阿含,持法、持律、持母。
而本母此一情势亦成為南傳上座部东正教用以分類諸法之準則,論書以聚挕門分別闡釋諸法。

近代呂澂先生,在研究瑜伽(印地语:योग卡塔尔師地論時,讀到論中多處列出佛說契經內容的綱要及各种,至攝事分中由卷85開始至卷98,
為「當說契經摩呾理迦,為欲決擇如來所說,如來所稱、所讚,所美先聖契經」。乃「取宋譯《雜阿含經》與論文對校,…然前後推尋,論文畢十一卷,
經文亦畢五十三卷,而後恍然《瑜伽(印地语:योग卡塔尔(قطر‎》之文純引《雜含本母》無嫌疑也」。遂將本人商讨所得,發表小说刊於民國十五年的《內學》第一輯,
此為先生《雜阿含經刊定記》一文由來。此一發現誠古今中外切磋《阿含》、钻探《瑜伽(印地语:योग卡塔尔(قطر‎》者前所未悉,故先生亦慨歎:
「…甚至要義幽沉亙千二百三十四年(論文於貞觀六十三年譯訖State of Qatar。古學久荒,甚可傷也」。。民國九千克年,
《蜀藏編刻處》根據先生所刊定的經、論次第,合刊出版,成六十卷經、論對勘本。隨著日寇侵華,抗戰、內戰等動盪連年,人材及經藉皆流失散佚,
《蜀藏編刻處》的對勘本原版亦付盪然,臺灣新文豐书局搜得NGIAM HOO-PANG
COLLECTION 藏書,於民國四十四年將之翻版重印,先生的钻研心血才不至湮沒。

印順法師得呂澂先生之《刊定記》,亦聽說內學院有經、論的合刊本,但由於在抗戰期間,「可惜沒有見到,不知內容怎么着!」
《會編》序戰後法師避居臺灣,遂依據《刊定記》的指引,參考南傳藏經、扶桑學者的钻探、及别的資料,重新審定,編印了《雜阿含經論會編》,
亦在民國三十四年由臺灣正聞书局出版。相對於《蜀藏編刻處》的本子,印順法師的研讨及審定就比較全面、精細得多,對有心探讨原始法義,
閱讀雜阿含經者就更方使便了。

【美高梅官方app】杂阿含经论简要介绍。參考書籍及資料:

《雜阿含經論》(全四冊臺灣新文豐出版公司印行,蜀藏編刻處合刊本卡塔尔(قطر‎

《雜阿含經論會編》(全三冊臺灣正聞书局印行,印順編卡塔尔

《佛光大藏經─ 阿含藏》

《瑜伽(印地语:योग卡塔尔(قطر‎師地論》卷八十二至四十七

《雜阿含經刊定記》(呂澂著原載於《內學》第一輯State of Qatar

《原始佛教聖典之集成》(印順著,臺灣正聞书局出版卡塔尔国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