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儿易感出汗治验

小儿易感出汗方

小儿感冒后出汗较多,常表现为时时汗出,以头颈部位多。

汗证是指不正常出汗的一种病证,即小儿在安静状态下,日常环境中,全身或局部出汗过多,甚则大汗淋漓。多发生于5岁以下小儿。

小儿汗证指小儿在安静状态下, 以全身或局部汗 出过多为主要临床表现的病症,
为儿科临床常见病之 一 [1] 。北宋儿科大家钱乙 《小儿药证直诀》列 23 则
医案, 却专门将汗证列为一则, 论述导致小儿汗证的 3 种不同病机 [2] ,
由此可见多见及多变。现代研究表 明汗液中含有钠、 钾等电解质,
长期汗出过多、 大汗淋 漓, 可使小儿体液中电解质紊乱, 营养物质消耗,
导致 儿童机体免疫力下降, 易感他疾。因而积极防治本病 与小儿的生长发育、
营养健康等关系十分密切。桂金 贵主任医师从事中医儿科临床工作多三十余年,
深谙 小儿生理、 病理特点, 辨证灵活、 用药精简, 对汗证有 独到见解,
临床巧用经方黄芪桂枝五物汤加减进行辨 证治疗, 效果明显,
笔者有幸跟师学习, 受益颇多, 现
将导师辨治小儿汗证经验介绍如下。辨治思路汗为阳气蒸化津液所得,
是人体五液之一。汗出 本为机体自我调节的生理反应, 受到个人体质、 环境
及饮食等因素影响。导师指出, 由于小儿形气未充、 藩篱疏薄,
加之生机旺盛、 清阳发越, 在入睡后背部或 额头有少量汗出,
若其汗出不湿衣、 枕, 饮食、 睡眠、 精 神活动正常, 则视为生理性汗出,
不需加以干预; 若因 炎热、 进食、 穿着过厚、 剧烈运动等引起的出汗, 而无
其他疾苦, 则不属病态, 不作汗证论治, 故治疗时不应
见汗即止汗。?小儿汗证多发生在小儿体质虚弱或大病后, 常称 为 “虚汗” ,
亦有因饮食积滞或湿热内蒸等导致的 “实 汗” 。虚汗又常分为自汗、 盗汗,
寐时汗出, 醒后汗止 者称 “盗汗” ; 不分醒寐、 动辄汗出者称 “自汗” 。传
统理论认为自汗为阳虚、 盗汗为阴虚, 治疗上常墨守 补阳、 补阴之法,
根据多年临床经验, 导师认为小儿汗 证常见自汗与盗汗并存, 虚实同在,
因此小儿汗证治 疗不应仅拘泥于自汗与盗汗之分, 或者家长所诉种种 “虚” 像,
而单纯补阳补阴, 应结合小儿病理生理特点, 详询更多的其他症状,
同时更应结合现代生活环境对 小儿的影响, 要因时因人, 审证求因,
审因论治。脏腑关系1 心心主血, 汗血同源, 心在液为汗, 《医宗金鉴 · 幼科
心法要诀》 认为 “汗乃人之津液, 存于阳者为津, 存于 阴者为液,
发泄于外者为汗” [3] , 若心气不足, 失于固摄 津液,
导致心液过度外泄而发为汗证; 若心阳过亢, 蒸
化津液过多亦为汗证。根据小儿 “心常有余” 的生理 特点,
心气不足之汗证少见。2 肺肺主气, 主皮毛, 天地之寒热邪气伤人时, 肺先受
之, 正邪交争于肌表时, 津液需载正气覆布于肌表抗邪,
此时汗液亦随正气外出, 若汗出过多, 则成汗证; 小儿素为 “肺脏娇嫩” ,
肺气虚弱, 则无以固摄皮毛, 玄 府开合失司,
即见汗出不止。此类患儿平素多体虚、 易感外邪。3 脾脾主运化水谷津液,
为机体气血津液的化生提供 来源。 《素问 · 评热病论篇》 中记载
“人所以汗出者, 皆 生于谷, 谷生于精” [4] ,
从根本上指出了汗液来源于脾 胃运化的水谷精微和津液,
脾胃的正常运化使汗出有 源得到保证; 脾胃又可化生气血津精滋养五脏六腑,
让脏腑发挥正常生理作用, 共同协作, 方可使汗出适 宜;
同时脾具有固摄津液不使其肆意外泄的作用, 脾
固摄职能正常方可汗出有度。小儿素有 “脾常不足” 的特点,
故临床上汗证小儿常兼见纳食不香、 面黄形 瘦、 神疲肢倦、 大便偏稀等脾虚、
脾失健运症状。??4 肝肝主疏泄, 调节全身气机, 气顺则气血流畅, 脏腑
和调。肝脏生理特点为体阴而用阳, 若肝血不足, 不 能正常发挥疏泄之职,
则汗出无度; 小儿 “肝有余” , 故 而肝气易偏亢, 常致气机逆乱,
津液代谢失常, 亦发为 汗证。临床上多见于脾气急躁易怒患儿。?5 肾肾藏精,
《素问 ·逆调论》曰: “肾者水脏, 主津 液” [4] , 小儿 “肾常虚” ,
若肾阳不足, 气化功能紊乱, 体 内津液代谢失衡, 则汗液外出失控;
若肾阴亏虚, 阴虚 不能涵阳, 则阳亢而蒸津液于外。肾阴虚多以盗汗为 主,
兼见五心烦热; 肾阳不足以自汗为多, 兼见畏寒肢
冷。此型多见于病久体虚的小儿。五脏皆可令人汗出。导师认为随着卫生知识的普
及和医疗技术的进步, 小儿久病而致肾虚不足所致汗 证渐少,
临床以肺脾肝病变所致汗证为多, 以肺脾气
虚最常见。病因病机小儿汗证病因不外乎虚实两端。虚者, 因机体虚 弱,
失于固摄闭藏, 导致津液外泄所致, 如卫气失固、
营卫失和及各脏腑阴阳气血的亏虚。实者, 因实邪瘀 阻,
内有郁热迫津外泄所致, 包括食积化热、 邪热里炽
及瘀血阻滞等。小儿汗证临床上以虚者为多, 尤以肺 脾气虚、 卫外不固,
导致营卫失调者常见。 《小儿卫生总微论方 · 汗论》 曰: “营卫相随��以
营周于身, 环流不息, 营阴有阻, 虚则津液泄越, 卫虚 则不能固密,
固喜汗出而遍身” , 指出小儿营卫失调所
致汗证的病机。导师认为汗出与卫气和营阴关系最 为密切: 其一,
卫气为水谷精微中的剽悍滑利之气所 化生, 行于脉外, 昼行于阳, 夜行于阴,
具有司腠理开 合、 调节汗孔的功能, 而汗孔是人体出汗的重要途径,
故卫气的异常常致汗出的异常。当卫气虚弱时, 调控 汗孔不力,
津液外泄而成自汗; 当卫强营弱时, 卫阳之 气蒸发营阴外泄亦可导致自汗
[5] 。其二, 若人体内阴 阳失衡, 阴不能制约阳, 致阳气相对亢盛,
虚火内扰, 迫汗外出, 尤其夜卧之时, 卫气本应入于阴, 然因阴虚
不能敛阳, 使卫阳游行于外, 既可出现失眠之症, 又可
见因迫津外泄而成之盗汗。所以无论自汗、 盗汗均与
营卫失调机理有关。辨治经验根据小儿生理、 病理特点, 结合当代生活背景,
导 师在临床治疗中尤重视调补脾肺以益气固表、 调和营 卫使汗不妄泄,
但并不拘于单纯补虚, 常辅以条达肝 气、 调脾助运之法, 效果显著,
分述如下。?1 调和营卫, 益气固表止汗《景岳全书 · 汗证》 曰
“汗发于阴而出于阳, 此其根 本则由阴中之营气, 而其启闭则由阳中之卫气”
[6] , 表 明汗以营阴为根本, 卫阳为外用, 二者阴阳平衡, 营卫 调和,
则津液内敛、 外泄协调, 汗出有度。故针对小儿 汗证特点,
临证治疗时以调和营卫, 益气固表止汗为 大法, 方用黄芪桂枝五物汤,
该方出自张仲景 《金匮要 略 · 血痹虚劳病脉证并治》 篇 [7] ,
原为主治血痹病的重 症, 该方具有振奋阳气, 温通血脉, 调和营卫的作用。
方中黄芪性甘温, 归肺、 脾经, “入肺补气, 入表实 卫, 为补气诸药之最”
, 外可固表实卫止汗, 内可大补 肺脾之气; 桂枝性辛温, 白芍性酸苦,
二者相伍, 散敛 结合, 于透表中寓敛汗养阴之意, 敛阴之中有调卫散
邪之功, 如是则营卫和而汗泄有度。姜枣合用, 滋脾 胃助汗化有源,
又可协桂枝、 白芍调和营卫。全方补 收结合, 使得肺脾气足而肌表固,
营卫和调而津不妄 泄, 故可达止汗之目的。气虚甚加党参、 甘草, 阳虚重
加大桂枝用量; 对于口干喜饮、 手足心热、 舌红苔少或 花剥苔、 脉细弱、
夜间汗出明显者, 加太子参、 麦冬、 五 味子以益气养阴; 有烦躁不安,
小便色黄, 舌质红、 苔 黄厚者, 可加龙胆草、 黄芩清热利湿。???2
顾护脾胃, 兼以培土生金肺主皮毛, 肺气虚, 表虚不固, 故汗出不止。中医
五行理论认为, 脾脏属土, 肺脏属金, 土能生金。肺需
靠脾胃运化的水谷精微充养而发挥正常的生理活动, 因此,
脾胃的强弱在很大程度上影响肺气的盛衰。脾 胃运化有力, 气血充足,
上输于肺, 卫气才能发挥其充皮肤、 实腠理的作用; 若脾胃虚弱, 肺卫失养,
肺卫 不足, 营阴不守, 腠理疏松, 卫外失固, 则汗出。故导 师认为,
治疗小儿汗证应谨察脾胃之气的盛衰, 在治 疗中兼顾脾胃之气,
后天之本固则气血津液可得以充 养、 肺卫表实, 如此才汗化有源、
汗出有度。遂在临床 用药时, 酌加健运脾胃之品, 如脾胃素虚者, 可加白
术、 党参等补益脾胃之气; 乏力倦怠、 舌苔厚腻者, 加 陈皮、 砂仁、
厚朴行气运脾, 使脾健脾运, 则人体之气 充足调达, 气之固摄、 温煦、
推动功能才能正常发挥。???3 佐以理肝,
不忘清热消积临床小儿汗证多属单纯虚证或虚实夹杂之证。
汗证小儿虽有食欲减退、 纳食不香、 精神不佳等 “虚” 象,
但常伴脾气急躁易怒、 咽干舌燥、 口渴喜饮、 腹胀 不适、 大便秘结等实证,
结合现代生活环境可知, 大多 子女平日娇纵任性, 易躁易怒,
使肝脏疏泄失常, 枢机 不利, 津液输布不循经隧, 流于脉外而汗出异常; “饮
食自倍, 肠胃乃伤” [8] , 小儿脾常不足, 平素饮食不知节 制,
或偏食肥甘厚味, 致积滞内生, 郁而化热, 里热郁 蒸,
津液外泄肌表而汗出, 此犹如旺火烧水, 水气蒸腾 而出, 正如汪昂
《医方集解》 云: “随其阳气所在之处而 生津, 亦随其火扰所在之处泄而为汗”
[9] 。如症见汗出 肤热, 伴有口臭、 腹胀纳差, 此时单用补虚敛汗之品常
无显效, 治宜酌加消积助运之品, 可加用建曲、 谷芽、 麦芽消食化积,
黄连消郁积之热等, 使气机升降有序、 水津输布正常, 达热息汗止之功;
同时多汗常夜卧不 安, 碾转反侧, 甚有夜惊、 夜啼, 平素脾气急躁, 辅以疏
肝凉肝之品, 则夜寐可宁, 每获良效。典型病例患 某, 女, 5 岁, 2015 年
11 月 20 日 初 诊。 其 母 代诉: 自幼汗多、 容易感冒。现来诊:
素体偏弱, 极易 出汗, 汗出较同龄者多, 天气寒冷亦时有汗出, 头面颈
背尤甚, 头发、 衣服常湿透, 不分寤寐, 活动后尤甚, 形 体无明显消瘦,
神倦乏力, 面色少华, 纳食欠佳, 无恶 心呕吐, 夜寐不宁, 喜翻身,
睡中齘齿, 大便偏稀, 日解 1 ~ 2 次, 小便调。查体: 神志清,
精神一般, 咽腔 , 心肺腹 , 舌淡红, 苔薄白, 脉细弱。中医诊断: 汗证;
证属肺卫不固, 营卫失调; 治当益气固表, 调和营卫, 方用黄芪桂枝五物汤:
炙黄芪 10g, 桂枝 3g, 炒白芍 6g, 炒白术 8g, 煅牡蛎 20g, 浮小麦 15g,
炒谷芽 10g, 炒 麦芽 10g, 钩藤 5g。上方中药颗粒剂水冲服, 1 剂 /d,
连服 7 剂, 嘱家长注意养护, 合理增减衣被, 防止汗出
受风。二诊汗出明显减少, 纳食较前增多, 精气神足。 故效不更方, 继续服用
2 周, 诸症消失。 按?盖卫阳行于脉外, 司固外、 玄府开阖之权, 营
阴行于脉中, 行濡养五脏六腑之职, 营卫配合密切、 协 调,
即称营卫调和。本案患儿体质偏虚, 卫外不固, 时 常外感,
病久伤及脾胃正气, 内不能濡养脏腑, 外不能 充实营卫, 故见 “时常汗出、
神倦乏力、 面色少华、 纳食 欠佳” 等诸症。方中黄芪补肺健脾, 益气固表;
桂枝温 经解肌, 白芍和营敛阴, 两药合用, 一散一收, 调和营 卫;
白术健脾益气, 加强黄芪益气固表之力, 并可培土 生金; 佐以牡蛎、
浮小麦敛阴止汗; 在上方中加入炒谷 芽、 炒麦芽消食开胃以增加患儿食欲;
患儿睡中不宁 喜翻身, 故加钩藤清热凉肝助儿安眠。诸药合用, 使 补中兼疏,
散中有收, 营卫调和, 气旺表实, 则汗不外 泄, 邪亦不易内侵,
效果显著。体 会小儿汗证无明显 “自汗” “盗汗”之分, 常虚实夹 杂,
但治疗时无论应用何法, 或补或疏, 或疏补兼施, 总以调和营卫为本,
阴平阳秘则汗出可止; 临证巧用 黄芪桂枝五物汤加减, 效果显著,
故导师强调, 经方不 拘泥于一证, 抓住病机, 灵活运用。参考文献[1] ?
韩新民 . 中医儿科学 [M]. 北京: 高等教育出版社, 2008: 176.[2] ?
钱乙 . 小儿药证直诀 [M]. 北京: 人民军医出版社, 2008: 42.[3] ?
吴谦.医宗金鉴?幼科杂病心法要诀[M].北京: 人民卫生出版社, 1994:
631.[4] ? 田代华 . 黄帝内经?素问校注 [M]. 北京: 人民军医出版社,
2011: 28-126.[5] ? 张立平 . 从升降出入论 “营卫不和”的两类病证及其治法
[J]. 中华中医药杂志, 2014, 29 : 3069-3071.[6] ?
陈永灿.张景岳对中医学术的继承和创新[J].中华中医药杂志, 2011, 26 :
231.[7] ? 范永升 . 金匮要略 [M]. 北京: 中国中医药出版社, 2003:

小儿感冒后出汗较多,与体质虚弱、卫外功能失调有关,常表现为时时汗出,以头颈部多见。

中医认为,小儿生理尚未发育完善,属于稚阴稚阳之体,易虚易实,若后天失养,调护不当,以致营养不良,进而损伤小儿正气,导致气虚或阴虚,因气虚不固、气阴两虚、虚热内盛等原因所引起阴阳失调,引起自汗、出汗多于常人。另外,容易出汗的小儿,往往存在消瘦、厌食、挑食、经常感冒、大便干结等症状,家长误认为体虚而乱用补品或过食膏粱厚味,更加损伤气阴,使汗出加重。

汗是由皮肤排出的一种津液。汗液能润泽皮肤,调和营卫,清除废秽。小儿由于形气未充,腠理疏薄,在日常生活中,若因天气炎热,或衣被过厚,或喂奶过急,或剧烈运动,都较成人容易出汗,若无其他疾苦,不属病态。小儿汗证有自汗、盗汗之分。睡中出汗,醒时汗止者,称盗汗;不分寤寐,无故汗出者,称自汗。盗汗多为阴虚,自汗多为阳虚。但小儿汗证往往自汗、盗汗并见,故在辨别其阴阳属性时还应考虑其他证候。本节主要讨论小儿无故自汗、盗汗,至于因温热病引起的出汗,或属重急病阴竭阳脱、亡阳大汗者均不在此例。

  1. [美高梅官方app ,8] ? 李东垣 . 脾胃论 [M]. 北京: 人民卫生出版社, 2006:
    17.[9] ? 霍莉莉, 朱盛国 . 肝脾同治在小儿汗证中的运用初探 [J]. 湖南
    中医杂志, 2006, 22 : 75

治则:益气固表,和营敛汗。

方药
玉屏风散加白芍、桂枝、浮小麦、炙甘草、生姜、大枣。

小儿汗证,多属西医学植物神经功能紊乱,而维生素D缺乏性佝偻病及结核感染,也常以多汗为主症,临证当注意鉴别,及时明确诊断,以免贻误治疗。反复呼吸道感染小儿,表虚不固者,常有自汗、盗汗;而小儿汗多,若未能及时拭干,又易于着凉,造成呼吸道感染发病。

方药组成:黄芪10克,炒白术5克,防风3克,白芍5克,桂枝3克,浮小麦5克,炙甘草3克。水煎2次混合,分2次温服。

功用 益气固表,补脾实卫,和营敛汗。

[病因病机]

功效:益气固表,补脾实卫,和营敛汗。

主治 易感,自汗或盗汗。

汗是人体五液之一,是由阳气蒸化津液而来。如《素问阴阳别论》所说:“阳加于阴,谓之汗。”心主血,汗为心之液,阳为卫气,阴为营血,阴阳平衡,营卫调和,则津液内敛。反之,若阴阳脏腑气血失调,营卫不和,卫阳不固,腠理开阖不利,则汗液外泄。小儿汗证的发生,多由体虚所致。其主要病因为禀赋不足,调护失宜。

调护:小儿除了穿衣或盖被过多引起多汗外,与饮食也有直接的关系。肥甘厚味、麻辣膨化食品均可产生高热量,机体因虚弱不能及时代谢出去,熏蒸于外,而致多汗。

方解
小儿易感出汗方,是以玉屏风散和桂枝汤为基础的有效方剂。玉屏风散具有益气固表、祛邪止汗之功能;桂枝汤出自张仲景《伤寒论》,主治太阳表虚证,以桂枝解肌发表、外散风寒,白芍益阴敛营,两药合用,一治卫强,一治营弱,和营以敛汗;生姜辛温,既助桂枝解肌,又能暖胃止呕;姜、枣相合,可以升腾脾胃生发之气而调和营卫。现代药理研究表明,桂枝汤.对体温和汗腺有双向调节作用;浮小麦甘,凉,甘能益气,凉可除热,入心经,益气、除热、止汗是其所长,盖汗为心之液,养心退热,津不为火扰,则自汗盗汗可止,且有扶正祛邪之功;炙甘草一为佐药,益气和中,合桂枝以解肌,合芍药以益阴,一为使药,调和药性。诸药合用,共奏益气固表、和营敛汗之功效。

小儿脏腑娇嫩,元气未充,腠理不密,所以容易出汗。若先天禀赋不足,或后天脾胃失调,肺气虚弱,均可自汗或盗汗。肺主皮毛,脾主肌肉,肺脾气虚,表虚不固,故汗出不止。

典型医案

营卫为水谷之精气,化生血脉,行于经隧之中为营气,其不循经络而直达肌表,充实于皮毛分肉之间为卫气,故有营行脉中,卫行脉外之论述。正常状态下,营卫之行不失其常。

柯某某,男,7岁,2014年1月15日初诊。

若小儿营卫之气生成不足,或受疾病影响,或病后护理不当,营卫不和,致营气不能内守而敛藏,卫气不能卫外而固密,则津液从皮毛外泄,发为汗证。

家长代述,患儿自幼多动,食欲好,出汗多,容易感冒,以头部、肩背部出汗明显,活动后尤为明显,夜间睡觉出汗严重时可将被头浸湿,曾因表虚易感,服用小儿表虚易感膏治疗2个多月,感冒症状减轻,出汗减轻不明显。刻诊见患儿面色少华,发育良好,肢端欠温,手心微汗,舌质淡,苔白,脉沉弱。依据舌脉症状,辨证为气阴两虚,卫外不固。治疗以益气固表、调和营卫为主。

气属阳,血属阴。小儿血气嫩弱,若大病久病之后,气血亏损;或先天不足,后天失养的体弱小儿,气阴虚亏。气虚不能敛阴,阴亏虚火内炽,迫津外泄而为汗。

处方:黄芪10克,炒白术5克,防风3克,白芍5克,桂枝3克,浮小麦5克,炙甘草3克,生姜1片、大枣2枚为引。每日一剂,水煎二次,取汁混合,分两次早晚温服。并嘱家长,饮食宜清淡,少吃生冷、辛辣、油腻、洋快餐、膨化食品及功能性饮料,避免汗后受风,勤换衣被,适量进食山药以助益气健脾。

小儿脾常不足,若平素饮食甘肥厚腻,可致积滞内生,郁而生热。甘能助湿,肥能生热,蕴阻脾胃,湿热郁蒸,外泄肌表而致汗出。

2014年1月25日二诊,上方连服6剂,白天出汗明显减少,夜间偶见盗汗,分析盗汗原因,多与白天进食丰厚有关,建议调整饮食,中药隔日1剂服用。嘱饮食调节,半年后来诊,异常出汗现象基本消失。

由此可见,小儿汗证有虚实之分,虚证有肺卫不固、营卫失调、气阴亏损,实证则为湿热迫蒸。


临床观察表明,小儿汗证以气虚、脾虚、湿热为主,尤其是随着生活条件的改善,洋快餐流行,肥甘厚味、麻辣辛香,造成肠胃受纳过盛,胃肠壅积,乃致湿热蕴蒸,迫汗外泄,也是小儿汗症最常见的发病机理,应引起家长的重视。

[临床诊断]

1.小儿在安静状态下,正常环境中,全身或局部出汗过多,甚则大汗淋漓。

2.寐则汗出,醒时汗止者称盗汗;不分寤寐而出汗者称自汗。

3.排除维生素D缺乏性佝偻病、结核感染、风湿热、传染病等引起的出汗。

[辨证论治]

一、辨证要点

汗证多属虚证。自汗以气虚、阳虚为主;盗汗以阴虚、血虚为主。肺卫不固证多汗以头颈胸背为主;营卫失调证多汗而不温;气阴亏虚证汗出遍身而伴虚热征象;湿热迫蒸证则汗出肤热。

二、治疗原则

汗证以虚为主,补虚是其基本治疗原则。肺卫不固者益气固卫,营卫失调者调和营卫,气阴亏虚者益气养阴,湿热迫蒸者清化湿热。除内服药外,尚可配合脐疗等外治疗法。

三、分证论治

1.肺卫不固

证候:以自汗为主,或伴盗汗,以头部、肩背部汗出明显.,动则尤甚,神疲乏力,面色少华,平时易患感冒。舌淡,苔薄,脉细弱。

分析:本证主要见于平时体质虚弱的小儿。阳主卫外而固密,肺主皮毛,肺卫不固,津液不藏,故汗出。头为诸阳之会,肩背属阳,故汗出以头部、肩背明显。动则气耗,津液随气泄,故汗出更甚。气阳不足,津液亏损,故神疲乏力,面色少华。肺卫失固,腠理不密,外邪乘袭,故常易感冒。舌质淡,脉细弱为气阳不足之象。

治法:益气固表。

方药:玉屏风散合牡蛎散加减。常用药:重用黄芪益气固表,白术健脾益气,防风走表御风调节开合,牡蛎敛阴止汗,浮小麦养心敛汗,麻黄根收涩止汗。

脾胃虚弱,纳呆便溏者加山药、炒扁豆、砂仁健脾助运;汗出不止者,每晚在睡前用龙骨、牡蛎粉外扑,以敛汗潜阳。

2.营卫失调

证候:以自汗为主,或伴盗汗,汗出遍身而不温,微寒怕风,不发热,或伴有低热,精神疲倦,胃纳不振,舌质淡红,苔薄白,脉缓。

分析:本证多为表虚者,病后正气未复,营卫失和,卫气不能外固,营阴不能内守,津液无以固敛,故汗出遍身,微寒怕风,或伴低热;肺脾受损,故精神疲倦,胃纳不振。舌淡红、苔薄白、脉缓均为营卫失调之象。

治法:调和营卫。

方药:黄芪桂枝五物汤加减。常用药:黄芪益气固表;桂枝温通卫阳,配芍药敛护营阴,共生姜、大枣调和营卫,助黄芪以固表;浮小麦、煅牡蛎收敛止汗。

精神倦怠、胃纳不振、面色少华加党参、淮山药健脾益气;口渴、尿黄、虚烦不眠者加酸枣仁、石斛、柏子仁养心安神;汗出恶风,表证未解者,用桂枝汤祛风解表。

3.气阴亏糜

证候:以盗汗为主,也常伴自汗,形体消瘦,汗出较多,神萎不振,心烦少寐,寐后汗多,或伴低热,口干,手足心灼热,哭声无力,口唇淡红,舌质淡,苔少或见剥苔,脉细弱或细数。

分析:多见于急病、久病、重病之后失于调养,或素体气阴两虚,故形体消瘦;气虚不能敛阴,阴虚易生内热,迫津外泄,故汗出较多;汗为心液,汗出则心血暗耗,血虚则心神不宁,故神萎不振,心烦少寐,寐后汗多,或伴低热;气阴亏损故哭声无力。口唇淡红,舌质淡,脉细弱,均为气阴不足之象;苔少或见剥苔,脉细数,则为阴亏之征。

治法:益气养阴。

方药;生脉散加减。常用药:人参或党参益气生津,麦冬养阴清热,五味子收敛止汗,生黄芪益气固表,瘪桃干收敛止汗。

精神困顿,食少不眠,不时汗出,面色无华,为气阳偏虚,去麦冬,加白术、茯苓益气健脾固表;睡眠汗出,醒则汗止,口干心烦,容易惊醒,口唇淡红,为心脾不足,脾虚血少,心失所养,可用归脾汤合龙骨、牡蛎、浮小麦补养心脾,益气养血,敛汗止汗。

4.湿热迫蒸

证候:自汗或盗汗,以头部或四肢为多,汗出肤热,汗渍色黄,口臭,口渴不欲饮,小便色黄,色质红,苔黄腻,脉滑数。

分析:脾胃湿热蕴积,热迫津液外泄,故自汗或盗汗;头为诸阳之会,脾主四肢,故头部或四肢汗多;湿热郁蒸,故口臭、口渴不欲饮;小便色黄,舌质红,苔黄腻,脉滑数,均为湿热之象。

治法:清热泻脾。

方药:泻黄散加减。常用药:石膏、栀子清泄脾胃积热,防风疏散伏热,藿香化湿和中,甘草调和诸药,再加麻黄根、糯稻根敛汗止汗。

尿少、色黄加滑石、车前草清利湿热;汗渍色黄甚者加茵陈、佩兰清化湿热。

[其他疗法]

一、中成药剂

1.玉屏风口服液每服1支,1日2次。用于肺卫不固证。

2.生脉饮口服液每服1支,1日2次。用于气阴亏虚证。

二、外治疗法

1.五倍子粉适量,温水或醋调成糊状,每晚临睡前敷脐中,用橡皮膏固定。用于盗汗。

2.龙骨、牡蛎粉适量,每晚睡前外扑。用于自汗、盗汗,汗出不止者。

三、单方验方

1.黄芪散黄芪、牡蛎粉、生地各30g。共为细末,每服3—6g。,用于盗汗。

2.糯稻根30s,浮小麦、瘪桃干各10g。水煎服。用于自汗。

3.浮小麦30g,麻黄根10g。水煎代茶饮。用于自汗。

四、饮食疗法

1.黑豆煮烂,每日适量食之。有健脾固表之功。

2.鸭血糯米适量,煮烂食之。有补血和营之功。

[预防护理]

一、预防

1.进行适当的户外活动和体育锻炼,增强小儿体质。

2.注意病后调理,避免直接吹风。

3.加强预防接种工作,积极治疗各种急、慢性疾病。

二、护理

1.注意个人卫生,勤换衣被,保持皮肤清洁和干燥,拭汗用柔软干毛巾或纱布擦干,勿用湿冷毛巾,以免受凉。

2.汗出过多致津伤气耗者,应补充水分及容易消化而营养丰富的食物。勿食辛辣、煎炒、炙烤、肥甘厚味。

3.室内温度湿度要调节适宜。

[文献摘要]

《诸病源候论小儿杂病诸候盗汗候》:“盗汗者,眠睡而汗自出也,小儿阴阳之气嫩弱,腠理易开,若将养过温,因睡卧阴阳气交津液发越而汗自出也。”

《幼科发挥诸汗):“汗者心之液也。头汗不必治。小儿纯阳之体,头者诸阳之会,心属火,头汗者,炎上之象也,故头汗者,乃清阳发越之象,不必治也。”

《医宗必读汗》:“心之所藏,在内者为血,在外者为汗。汗者,心之液也,而肾主五液,故汗证未有不由心肾虚而得者。心阳虚不能卫外而为固,则外伤而自汗;肾阳衰不能内营而退藏,则内伤而盗汗。”

《幼幼集成诸汗证治》:“经曰:阳之汗,以天地之雨名之。又曰:阳加于阴谓之汗。又曰:心为汗。夫心之所藏,在内者为血,在外者为汗。盖汗乃心之液,而自汗之证,未有不由心肾两虚而得之者,然阴虚阳必凑之,故发热而自汗,阳虚阴必凑之,故发厥而自汗,是皆阴阳偏胜所致也。

[现代研究]

胡义保。桂枝加龙骨牡蛎汤治疗小儿睡眠多汗症.河南中医1991;:26

药物组成:桂枝4g,白芍9g,甘草3g,大枣5枚,龙骨、牡蛎各15g。1日1剂,7日为1疗程。气阳虚型加黄芪、白术、麻黄根,重用桂枝;气阴虚型加黄芪、太子参、五味子,桂枝减量。治疗54例,结果痊愈38例,好转11例,无效5例。对照组15例,给服谷维素、维生素B1\维生素B6、谷氨酸,出汗较多者,睡前服少量阿托品,7日为1疗程。结果好转2例,无效13例。治疗组疗效明显优于对照组。

陈乃麦.炙甘草汤治疗小儿汗症32例.国医论坛1996;:20

基本方:炙甘草、阿胶、麻仁各5g,人参2g,生地10g,桂枝3g,麦冬6g,大枣3枚,生姜3片。为7岁小儿量,可随年龄大小增减药量。表虚明显,漏汗不止者,可加用生黄芪5so1日1剂,水煎分3次服,5岁以下儿童每日可服5次。治疗32例,全部治愈。

刘慧瑾.五倍子散敷脐治疗小儿汗症.基层中药杂志1四5;:43

五倍子、五味子各15g,共研细末备用。每晚睡前取10%,加少许面粉,用温开水调拌,捏成药饼,紧贴神阙穴,外用胶布或膏药固定,翌日清晨去除,连敷3天为1疗程。治疗小儿汗症52例,其中自汗40例,盗汗2例,多汗10例,结果治疗1-2个疗程汗止,随访3个月以上无反复者32例;于1—2个月内又出汗者12例;停药后又出汗,再用本法1—2个疗程。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